白锦御

我到现在才开始看《相声有新人》,这是个宝库吧!!!


我也不是那么不落俗套,随大流的爱上了窦晨光和金霏……


小豆子就不说了,二十七八长得像十七八,太可爱啊!


金霏……啊,我的天呐……金霏是个神仙吧!我知道他不喜欢把零零碎碎和相声无关的东西带上台,但是他在后台戴着眼镜太好看了吧!配上那身大褂!简直就是民国文人的形象!比哪个明星的角色都符合我对文人风骨的想象!要是看他戴上眼镜在台上说一段传统相声,我很有可能叛变二爷!!


突然想在《花正好,月正圆》里带他俩玩……(开始思考如何不动声色不提名字的把他俩放进去……)

金霏这个气质好像适合教书先生……小豆子就很好安排了……emmmmm...

【吴人样x张筱春】花正好,月正圆(二)


张筱春还记得这个小眼八叉的家伙,要不是去唱他的堂会,自个儿怎么会碰上罗月月,又怎么会有后面那些倒霉事儿。

对了,这个名儿叫吴人样,长得也没人样的家伙,还仗着有两个臭钱儿,叫自己给他翻跟头……

想到这儿,张筱春狠狠地瞪了吴人样一眼,伸手扯住他脚底下的照片:“把脚抬起来。”

“就不!”吴人样的脚下加了力度,甚至还转着脚腕,撵了两下。

 张筱春当时就火了,可又怕强行拉扯刮坏了照片,只能接着骂:“赶紧把你那蹄子给我拿开,否则信不信我撅了它!”

不过两个人现在一个蹲着一个站着,张筱春的威胁看起来就完全没了气势,吴人样低着头看看蹲在地上捏着照片不撒手张筱春,还觉得这人怪好玩儿...

2 30

【吴人样x张筱春】花正好,月正圆(一)


陶筱亭离开京城后一个月,张筱春因为交不起房租,被房东连人带包袱丢到了门外,关门之前,还不忘啐他一口:“还当自己是张老板呢!”

初冬时节,昨儿个飘了雪花,今儿的天又越发冷了。张筱春拎着他那没多少东西的小包袱,漫无目的的溜达了两条街,最后找了个避风的角落蹲了下来,想起他还有两个喝茶的盖碗留在屋里,肯定是要不回来了,一低头,又发现自己的棉衣在刚才的推搡中不知在什么地方挂开一个口子,棉絮漏了出来,没有针线,只能先拿手攥着破口。

有行人经过,丢了两个铜板在他面前,张筱春盯着铜板看了一会儿,用空着的手捡了起来,在手心里掂掂,苦笑一声:我张筱春,竟已经落魄到这个地步了。


从名动京城到流浪...

37

吴人样×张筱春 的脑洞


我写什么了就不让发……毛病真多……

1 11

玉骨伞:

齐神录第一集哭成傻逼了😭😭😭
一直以来掩藏在尖利嘴皮子底下那颗自卑又敏感的心,以为自己永远都抓不到的那份虚妄缥缈的感情
或许这个声音来自温皇,他告诉你,你没资格,你没价值,你该放弃,又或许这个声音来自你心底,你恨这个无能为力的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叫你放弃。但是你偏不!你比所有人都努力,你给自己穿上天才的外衣,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激励自己,到最后你释怀了。你承认天资不够,无法超越温皇,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但是你做到了。面对温皇,你不再语中带刺,而是认清自己,认清现实,但是谁都知道,你不会放弃,你是永远都天才剑者,剑无极!
你一定料想不到,在你放弃用嘲讽的态度,卸下处处针锋相对

40

【觞渊/剑蝶】九界拾遗记(九)

【九】剑无极

不知道是不是像梦虬孙所说,飞渊身上有他一魂的缘故,跟在飞渊身边一段日子之后,北冥觞感觉自己的力量仿佛增强了许多。比起之前只能显个形飘来飘去,还只有飞渊和梦虬孙能看到,现在他已经初步拥有了闹鬼的能力——可以翻个书,丢个抱枕,让电脑花个屏什么的。这让他可以在飞渊不在的时候,自己看书消遣一下。
飞渊一个人租房住,屋子里除了必要的家具,就是各种书柜书架书箱,大量书籍,分门别类的摆放,简直就像一个小型书店。
“那等你毕业搬家的时候,这些东西要怎么办?”北冥觞在书架前晃来晃去,试图用自己的新能力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因为鬼魂没有实体,并不能真的碰触到物品,拿东西这种事其实更像是意念移物,而动作只是...

8 13

【觞渊】九界拾遗记(八)

【八】青铜镜

周末公园里的集市是飞渊很喜欢去的地方,从早上开始,大大小小的摊子沿着公园的大路排开,有本地设计师卖自己设计制作的各种小玩意,有传统手艺人做些糖画面人,也有家长带着孩子体验生活,卖家里不需要的旧书和旧玩具,中间偶尔混着几个古董摊,不过没什么真东西。
飞渊拿着手里的胖头鱼一样的糖龙,舍不得吃,但是又忍不住小心翼翼的舔上两口。北冥觞跟在她身边,看她对着那条丑龙“欲吃又止”的样子,有些想笑:“不就是糖嘛,吃就吃了,天气这么热,再不吃就要化了。”
飞渊听了,把糖龙举到嘴边上,作势要咬,但最后还是没舍得下嘴,只用舌尖碰碰头上的龙角:“我想买糖人好久了,而且这个是我让他特意做的虬龙,还没看够呢。”
这...

9 4

我发现我的LOFTER不用流量就刷不出来……这是什么原理???

【觞渊】九界拾遗记(七)

【七】麒麟祠

见梦虬孙从龙神庙里出来之后一直情绪不佳,飞渊本来准备放弃接下来的行程,直接回去,但梦虬孙说来都来了,不必为了他打乱原计划,北冥觞也在一旁帮腔,说千年老妖,心灵没有那么脆弱。听他们这么说,加上能有人陪自己来这种地方游览实属不易,飞渊最后还是决定继续开车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第二处个目的地比方才的神龙庙更加偏僻,从神龙庙开车半个小时来到一个叫“麒麟村”的小村子,飞渊要去的“麒麟祠”就在村后的山上,但是车子没法上山,只能停在村里,徒步上山。
上了山,连手机信号时断时续,导航毫无作用,梦虬孙和飞渊拿着纸质的地图,对比着太阳的方向找了半天,虽然猜出大题方向,但到底担心绕远迷路,趁着还没走出太远,原...

7 11

胡乱写的只言片语(二)

【和之前的有连续……手机不会弄链接,前文在我主页找吧】

第二个是道域人,剑无极未曾见过几次,俏如来放弃他的原由更是无从得知。不过,俏如来离开前,请无心以术法封去了他的记忆,还留了极凶险的后手——记忆解封之刻,便是他命丧之时。
剑无极不想指责俏如来绝情——雁王虽不曾如愿毁了俏如来,却仍在他心里埋下了恐惧。

临走之前,剑无极去找那孩子,要她无论如何,都不可怀疑她的师尊。
“我没你那么聪明,与你的师尊相识多年,却甚至不如你更明白他。但是,只一样我是确信的——你的师尊,绝不会做恶,所以,我虽看不懂他,却愿意一直相信他。我希望,你也同样。”
那孩子尚不知血之禁印的传承,对剑无极突然的一席话并不十分明白,可见他说的...

5
 
1 / 27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