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哈哈哈哈哈哈哈

天然番茄星人:

【玩游戏】

22

【觞渊】九界拾遗记(六)

【六】龙神庙

飞渊爱玩,但比起爬山看海这种亲近自然的活动,她更喜欢人文景观,最喜欢去一些游人不多的古迹,追寻一下古人的印迹。不过,她的同学朋友对此的兴趣都不大,导致她只能独自去一些靠近市区的地点——虽然她是武术冠军,女孩子家一个人跑去荒山野岭还是太危险了。
所以,跟梦虬孙熟络起来之后,飞渊立刻拉着他陪她去她向往已久的两座古庙。
古庙的所在地,离飞渊所在的城市还是挺远的,开车要将近四个小时,梦虬孙坐在副驾驶上,从车门的储物格离抽出了三四份不同年代的地图,比对飞渊在每一份地图上画的标记,惊讶道:“没想到道域地界离海境这么近?”
“是啦。”飞渊很少开高速,不免有些紧张,回答梦虬孙的话时,眼睛也还是盯着前方,...

4

哇哇大哭

鸿雁予青鸾:

一个在东瀛,一个在海境。

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给你做靠山”的机会了。

13

【大护法】蚁猴日记

(一)
被人发现我偷偷写字,我会死。
但是不写字,怎么证明我与那些愚昧无知的人是不一样的呢?
所以,还是应该写字。

(二)
我发现了一件事——所有长出鬼蘑菇的人,生前都做过的事情只有两样:吃蚁猴子,烧神仙油。
我怀疑吉安大神仙在害我们,但我不知道原因。

(三)
我不再吃蚁猴子,偷偷把石盆里的食物丢到很远的地方。
我假装笨手笨脚的碰倒门口的花生灯,把神仙油泼洒在邻居家的窗下。

(四)
果然,旁边那家的人都生出了鬼蘑菇。
我去通报了行法者——得了传染病的人,一定要消灭掉。

(五)
镇里来了几个奇怪的人,行法者杀不了他们,他们却能杀行法者。
一个行法者就死在我的屋子前面,尸体四分五裂,蓝色的鲜血怎么也清理不干净。
我看见他的断肢上...

5 45

【觞渊】九界拾遗记(五)【华儿登场一周年贺,含缜华】

【五】青釉葵口鱼纹洗

今年海境的天气有些异常,四月时还有几天暖阳,之后便一直阴冷,现下已到了六月,依旧不暖和。
北冥缜从书房的窗口望向窗外:一场雨从昨夜下到现在,正应了先王忌辰——父王于十六年前的今日过世,刚好也是先王后的忌辰,像是圆了“但求同日死”的誓约。
他收回目光,低头扫过书案,写好的祭文早就被人拿去收好装裱,桌面上除了笔架,只剩下从前二皇兄送的笔洗:匀称的八瓣葵口,青绿的釉色通透如玉,底下浮雕的水纹中间,一条用黄蓝釉彩绘制的小鱼栩栩如生,加了水,便仿佛活了一般,在水中摇头摆尾——像极了他的二皇兄。
很少有人记得,今天也是二皇兄的生辰。

当初二皇兄回来时,虽看得出有几分憔悴,却还是平常那副样子,一...

7 27

【北冥觞登场两周年贺】一件小事

夜深,人静,一处隐秘之地,面对面的两个人,剑拔弩张——

“梦虬孙,你这叛逆之徒,父王赐你龙子尊荣,你却宁可与下贱的乱民为伍!”即使身为阶下囚,北冥华依然是一副居高临下,义正言辞的模样。
“看到鬼!”梦虬孙瞪着他——因为坐在轮椅上的缘故,比站着的北冥华矮了不少,在气势上就先输一截,这让他有些气恼,说话就更不客气,“龙子之位是王所封,和你这个败家子没关系,轮不到你在这里吠!倒是你,不老老实实在皇城呆着,跑到鳍鳞会送死,真正是脑袋坏掉喔!”
“你——”北冥华气得发抖,“反正落在你们这群叛逆手里,本皇子就没想活着回去,今天就跟你同归于尽!”说着,便作势要扑上去。
然而,梦虬孙动作快了一步,北冥华还没碰到梦虬孙...

4 21

【觞渊】九界拾遗记(四)

【四】晶珠凉


校园里新开了一家甜品店,走的是民族路线,打出的是“古食古法”的招牌,作为热爱古风和甜食的美少女,飞渊自然是不会错过这样一家店。
于是,她把与梦虬孙约见的地方选在了这里。

菜单上的点心都是些没听说过的名目,什么“素心软”“八味酥”,但最上面画了红圈加了重点的,却是一道叫“晶珠凉”的糖水。介绍里说,这曾是海境宫廷中的一道甜品。
从图片上看,晶珠凉只是一碗清澈的白水,没什么特别之处,飞渊想要尝试,但是又有些犹豫,可转念想想,既然是海境宫廷甜品,又是这家店的特别推荐,那一定是有它的原因。(她曾经想要询问北冥觞,但看到他与自己同样纠结的表情,意识到关于晶珠凉的记忆,恐怕也跟着那一魂一同消失...

12

【觞渊】九界拾遗记(三)

【三】戏珠

得到戏珠的那天是他五岁的生日,那个时候,他还不是后来那个无法无天的小太子。
皇后宫中,海境的皇长子刚刚又生了一场病,原本量身定制的衣裳,现在又不怎么合身了。他站在小山一样的礼物跟前,一件一件看过,眼睛闪着兴奋的光,却又被各种珍贵稀奇的玩意晃花了眼。 他的母后不在身边——昨晚华弟发起烧来,母后不放心全交给太医和宫人,留下亲自照顾,早上的时候才搂着华弟睡着,就算母后早就说过今为他庆祝生日,他还是没让任何人去叫醒她。

“这么多礼物,最喜欢哪个?”背后有人问。
他惊喜地回头——父王来得比想象中更早。
“觞儿最喜欢哪一件礼物?”父王摸摸他的头,又问了一遍。
他有些着急,因为眼前的东西样样都是新鲜有趣,他...

1 12

【觞渊】九界拾遗记(二)

【二】北冥觞

飞渊看看手里的球,又抬头看看眼前的古代男生,感觉自己似乎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她不是很懂为什么那个叫梦虬孙的人要把这件东西塞给自己——多半是为了摆脱随球附赠的鬼魂,至于那些灵魂啊转世啊之类的屁话,只不过是他的借口而已。
可叹自己当时被吓住,居然鬼使神差的从他手里接了这个蓝色的布球,以至于“引鬼入室”。

“所以,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着这个球?”
“这叫戏珠,”鬼魂纠正她,“据梦虬孙说,这是我生前从不离身的东西,现在灵魂寄于其上,就更离不开了。至于我嘛,海境太子,北冥觞,在博物馆的时候已经介绍过了。”
飞渊掂了掂手中的戏珠,觉得一个人,哪怕是个死人,被禁锢在一个物件上面,是一件很可怜的事情:“...

7

【觞渊】九界拾遗记(一)

【一】看到鬼

“飞渊。”面前的少年含笑唤她,“陈年的花雕酒,不来尝尝吗?”
她欣然应允,与少年对坐共饮——馥郁醇厚的黄酒漫过喉舌,她忍不住赞叹:”真是好酒。“
“那是当然,”少年骄傲地抬起下巴,“本太子招待佳人之酒,怎能不是上等。”
看他的样子,她不禁失笑,少年也觉得讪讪,便又转移话题:“你可知花雕的典故吗?”
“咦?”她难得被问住了,“怎么,花雕酒还有什么故事吗?”
“在一些人家,儿女出生时,便在地里埋上几坛黄酒,待儿女成亲之时掘取,以宴宾客。若是女儿,此酒便名曰女儿红;若是儿子,便为状元红。”
“那花雕呢?”
“若儿女未及嫁娶便早早夭亡,这酒便名花雕。”
听到这个解答,飞渊举到唇边的酒杯一顿,分明只是一个寻...

8
 
1 / 26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