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金刚狼3】Happy Ending(如果他们登上“逐日号”……)

“逐日号”在海上漂流。

【一】

卡利班躲在船舱里,第无数次警告罗根他们的淡水储备有限,如果再把这些宝贵的淡水用在清洗被查尔斯尿湿的裤子和床单上,他可以确定,在他们下一次上岸之前,他们会沦落到喝尿度日的境地。
罗根再一次向卡利班保证,他会说服查尔斯穿上成人纸尿裤,然后看着被查尔斯扔了一地的成人纸尿裤,叹了口气。

【二】

他们并不是一直住在海上——每过一段时间,他们需要想尽办法躲开海警的盘查,然后在某个没什么人管辖的小港口停下。
罗根会上岸打短工,搬运工、渔船船员、甚至是替人催债,什么都干过,为了在有限的时间里赚够下一次出海的花销。
当然,无人管理的海港往往是一片法外之地,住着两个病人的小船在这样的地方,仿佛一...

5 17

【百日觞渊第十日】新婚

月色透过窗纸,在地上描画出窗棂的纹样,飞渊合衣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手指不安分地绞着枕边戏珠的穗子,屏息倾听外面的动静。

待到窗格的影子已经在地上变了几个方位,外面的人声终于消失,飞渊一骨碌爬起来,推开房门,左右看看,确定没了人,才从桌上拿了随心不欲,抱着戏珠,蹑手蹑脚地溜出房间,回身掩了门,一路走到檐廊尽头无人的房间,进了门,推开窗,从三楼一跃而下。

落了地,飞渊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看见靠墙立着一个人影,她吓得想拔剑,但慌慌张张的,手心直出汗,越想拔剑,随心不欲就越卡在剑鞘里动也不动。

“第三次了。”那个人说。

听见声音,飞渊长舒了一口气,讨好地磨蹭过去:“飞凕师兄,这次不算好不好?...

5 16

【桐山守】镜中影

她是那样喜爱这个孩子。
樱粉色的长发,白皙的皮肤,精致的眉眼,还有那样灵动的目光。
她是她的珍宝。
她给她穿上最美的衣裳,她教她如何画眼描眉,如何款步轻移,如何仪态万方。
她传她术法,她授她武艺,她告诉她如何掌握人心,如何统御下属。

美丽、端庄,却又强大、威严,她钟爱的徒儿,应当是这样的。
有朝一日,她会看着她以最优雅的姿态,走上那个至高的顶点,以最温柔的语气,向整个东瀛发号施令——那是埋葬于百年之前的自己转世而来,借了她的躯体,以最真实的模样,握紧属于她的一切。

铜镜中,她的徒儿已然长成,樱色的长发束成高高的发髻,娥眉淡扫,樱唇一点,眼中闪动的火花被层层华美的绸缎包裹,熄灭成一汪春水,虽缓步轻声,却无人不...

5

【北冥异】异儿

【北冥异】

“异儿。”
那个被他叫了十七年母妃的女人,依旧这样亲昵地唤他。
“婷妃娘娘。”
他在唇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以这样疏离的称呼回应。

婷妃叹了口气,跪坐在大牢冰凉的石板地上,打开食盒,把内中的饭菜一样一样透过铁栅的间隙,推到他面前——一样不错,俱是他爱吃的菜肴。
他低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婷妃的动作,言语间讥诮更甚:“这算什么?断头饭?或是北冥封宇派你来向我展示他最后的仁慈?”
“何必这样极端呢……”婷妃取出一只酒壶,两个酒盅,倒满一盅酒,仰起脸,举手递给他,“十七年母子,母妃与你,却不曾在一起饮酒说话。”
他有些意外,因为婷妃不饮酒,从前除了筵席之上,婷妃也几乎不准他饮酒,以前皇兄拉他喝酒,总要瞒着婷妃...

4

【北冥异】异儿

【婷妃】

她很早就嫁给了北冥封宇,比后来的皇后贝璇玑还早两年。那个时候,北冥封宇甚至还不是太子。
她与他同样是鲲帝一脉,细论起来,她还算是是他的表姐。大概也因为这层关系,她以夫君待他,他却以姐妹待她。
她当然生过气,也嫉妒过那个夺走他真心的女人,可后来,便也释然——毕竟,感情无法强求,而他也从来不曾薄待自己半分。

后来,宫里多了其他女子,再后来,她们就有了觞儿,有了华儿,有了缜儿。她看着软软小小的婴孩,心里满是羡慕——若她也能有个孩子……

可当战祸降临,她就再无暇去想,只是整日忧心忡忡地看着北冥封宇匆匆来往于朝堂与清卯宫之间——她不如未珊瑚聪明,帮不上他什么,但若是乱贼当真进了皇城,她可以为他去死。

好在...

3

【北冥觞退场周年祭】他们

【飞渊】

“我觉得你从外面回来之后有些不一样了。”师姐这样说。
“有吗?”她歪着头,眨眨眼睛。
“好像比以前更活泼了。”师姐笑笑,“好事。”

她和师姐并排向前走,遇见练剑的飞凕师兄,飞凕师兄叫住她的时候,师姐便找借口先走了——飞凕师兄有时候看上去疯疯癫癫的,好多人都怕他。
“你不太高兴。”飞凕师兄这样说。
“有吗?”她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飞凕师兄收起剑,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你很悲伤,为什么要隐藏呢?”
“师兄……”飞渊仰起脸,“这次出去,我学到了一件事:坏的事情总会发生,哭并不能让事情变好,但是会让关心你的人为你伤心。”
“但隐瞒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飞凕师兄轻声一叹,像是回忆起了其他的事情,“关心你的人...

1 14

【缜华缜】青花瓷

我隔着玻璃,看着这惊世奇珍——那是一只几乎和人一般大小的瓷瓶,浑然天成的造型,洁白如玉的胎体,精致细腻的青花纹样……
友人问我,知不知道这件青花水磷烧瓷瓶,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我听说过水磷烧的制作方法,便点点头——旧时海境贵族,以波臣人骨混入瓷泥,烧制之后,瓷质细腻光泽,是为水磷烧。
水磷烧,只有用生命献祭,才能得出这样绝美的珍品。
友人摇头:“这一件不同。”

友人说,制这瓷瓶用的骨灰不是波臣,而是皇族鲲帝——

这瓷瓶是从海境一个皇子的墓穴里出土的,那皇子是某一代鳞王的第二个儿子,生前失势,死后几乎没什么陪葬,只有这大瓷瓶,是和他一起葬进棺材里的。
烧进这瓷瓶里的,是他的三皇弟,活着的时候,是镇守一方的边关...

1 12

【北冥异】异儿

【北冥封宇】

他站在牢房之前,听着牢内的异儿一声声怒骂,一句句控诉。年轻的面容,因为仇恨而可怕的扭曲着,他注视着异儿,眼前却浮现出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的场面——

那已是“三王之乱”最后的尾声,他第一次踏进皇弟的王府,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地狱图——烈火焚过的庭院间,曾在王府生活的人,还保持着他们生命最后的姿态:自缢的挂在梁上,随风晃晃荡荡;服毒的蜷成一团,唇角的黑血犹自滴落;想要逃走的,最终也躲不过亲卫的刀剑……大多是宝躯和波臣的女子,几人身边,还带着一个幼小的孩子……
血腥和焦灼的味道冲进鼻子,让他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不敢细看,只想立即离开。

“大人……”一声微弱的呼喊。
他循声望去,看见在角落里,一名...

4

【缜华】两地书


北冥华一直觉得太子的位置合该是北冥缜的,毕竟对抗鳍鳞会出力最多的是他,受苦受难最多的也是他,至于北冥异的事情——杀害兄弟这种事,他的好缜弟做不来,也用不着他去做。
所以,自己莫名其妙成了太子,北冥缜也毫无异议的收拾东西回边关这个结局,完全出乎了北冥华的意料。

“把太子之位就这样让给我,你甘心吗?”送行的时候,北冥华这样问。
“册封皇兄为太子,是父王的决定,何来让字?”北冥缜认真地否定北冥华的想法,脸上的神情,倒像是真的为北冥华高兴。
但北冥华就是不依不饶:“那父王召你单独进宫的时候,你向父王说了什么?”
“我说,我尊重父王的决定。”
北冥华看着北冥缜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心里不太高兴地哼了一声——他的缜弟不...

6

【北冥华】终章

北冥缜走进太子宫的时候,正看见北冥华坐在床上,背后靠了两三个软垫,十分惬意地享用着一碗晶珠凉。北冥缜当时就黑了脸,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夺了他手里的碗。
北冥华像被抓包的小孩子似的缩了一下,可紧接着就扬起下巴,摆出一副恼怒的样子:“你做什么!”
“太医令嘱咐过,皇兄的饮食都要注意,不能食用寒凉的食品。”北冥缜一板一眼地回答。
北冥华“哼”了一声:“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要是他们说我需要辟谷,你们还要饿死我不成!”
见他又闹脾气,北冥缜只好坐到他身边,温言安慰:“待皇兄康复了,要吃什么都行。”正好此时侍从端了汤药进来,北冥缜接过药碗,在唇边吹凉了些,递到北冥华面前。
北冥华看见汤药,只觉得...

9
 
1 / 25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