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Will/Legolas】岸

        Chapter 20

  威尔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一向极少做梦的他在今晚却梦到自己孤零零的站在海面上,脚下的海水里,无数不得引渡的亡灵低声泣诉,他低下头,正好看见莱戈拉斯纯净无暇的面孔——精灵闭着眼,散开的金发随着海水随意漂浮,依旧是美丽幽雅的模样,却毫无生气。不远处,更多的游魂向他飘来——父亲,威廉,詹姆斯,盖瑞恩……

  威尔惊醒了。

  离日出还早,威尔起身,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准备到甲板上去。走到门口,威尔停下脚步,把领子向上拉了拉,遮住了蔓延到后颈的异物,这才走出船舱。

  莱戈拉斯不在甲板上,威尔问了一圈也没人说得出他到底去了哪里。意识到莱戈拉斯可能上岸去了,威尔不免担心起来,他知道莱戈拉斯的身手极好,但船下毕竟是戒备森严海军大营,而非精灵熟悉的山林野地。

  直到东方破晓的时候,威尔依然没等到莱戈拉斯,倒是等来了史密斯中将派来的使者,对方请他到旗舰上见面。威尔自认和史密斯没什么好谈的,使者也故弄玄虚的不说所为何事,但从他的言谈态度里,威尔已经猜出了七八分。

  

  旗舰的指挥室里,史密斯中将好整以暇的看着门口的卫兵一件一件的搜去威尔身上的武器,慢悠悠的开口:“我以为你会比这个聪明一点,特纳船长。”

  任凭卫兵拿去身上最后一件武器,威尔走到史密斯中将面前:“你想说什么?”

  史密斯中将顿了一下,仔细地观察着威尔脸上的表情,脸上露出一种夸张的惊奇:“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了。这真让我意外。”

  “我应该知道什么?”

  “你知道的,我也见识过不少海盗。在我的了解中,海盗都是些见利忘义之辈,他们之间鲜少有忠诚道义。”史密斯中将说着,假装无意的从桌上拿起一枚叶形别针在手里把玩,同时偷偷观察威尔的神色,“所以,特纳船长,你一定有非常特殊的魅力,能让你的船员为了你独闯海军军营。”

  威尔当然认得那枚别针,那是莱戈拉斯日夜佩在身上的东西,他说那是一段伟大友谊的纪念,让他记得那些或已逝去或已远渡重洋的朋友。

  “他人在哪?”

  “别急,”史密斯把别针搁在桌子上推给威尔,“你马上就能见到他。”

  史密斯向门口的卫兵点了点头,卫兵推门出去,片刻之后,带着两个人走进了指挥室。

  莱戈拉斯左肩的枪伤被草草的包扎过,但失血让他的脸白得几乎透明,他的手脚都被粗重的镣铐锁着,铁链和地面发出令人烦躁的碰撞声。见到威尔,莱戈拉斯充满歉意的垂下眼帘:“抱歉。”

   “莱戈拉斯!”威尔疾步走向莱戈拉斯,“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但没等他靠近,一支顶上莱戈拉斯后脑的手枪阻止了他的脚步,威尔这才注意到莱戈拉斯身后那个熟悉的面孔——

  “詹姆斯?!你还活着!”

  威尔震惊的表现取悦了史密斯中将,他得意洋洋的开口:“特纳中尉比你更忠心于他的国家。而且,你该庆幸他依然活着——我本来是想杀掉那个胆大妄为的盗窃者,但詹姆斯说,他活着比死了更有用处。”

  威尔还没从詹姆斯死而复生且投靠海军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而詹姆斯自知理亏,眼神也有些游移——他的状况没比莱戈拉斯好到哪里去,昨晚他情急下用左手开枪,手枪的后坐力让他肩上的伤口又一次撕裂。现在他的左臂被吊在胸前,但右手却依然稳稳的持着手枪,指着莱戈拉斯的脑袋。

  史密斯中将看了看莱戈拉斯,又转向威尔,沉下语气:“现在,我想知道,特纳中尉的话是否正确。”

  威尔回应了一个凌厉的眼神:“如果你敢……”

  史密斯中将被这个眼神逼退了半步,随即又笑着打断了威尔:“我觉得我们可以省略这些毫无意义的相互威胁了,我只是希望我们能更清楚彼此的立场。我说我是在给你一个机会,而我现在依然愿意给你机会——只要我们还处于愉快的合作关系,特纳船长,你的朋友和你的心脏都会安然无恙。你怎么说?”

  “我要和莱戈拉斯单独说话。”

  詹姆斯立刻就要阻止,但史密斯中将却不欲把人逼得太紧,他喝止了詹姆斯,看了一眼桌上的钟表:“你们有十分钟的时间。”

  

  其他人退了出去,屋里只剩下威尔和莱戈拉斯两个人,威尔知道史密斯等人恐怕就守在门卫,关注着里面的动静,但他不想理会。他一个箭步冲到莱戈拉斯身前,把人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你怎么样?”

  “如你所见,不太好,但也不太糟。”莱戈拉斯低头看看自己被草草包扎的肩头,“子弹直接穿过去了,没什么意外的话伤口很快就能愈合……”他话没说完,忽然皱起眉头,伸手捏住威尔立起的领子往下一拉:“我不像你,什么都瞒着。”

  想藏起的地方被莱戈拉斯发现了,威尔有些讪讪,但又不甘示弱的回击道:“你也没对我完全坦诚不是吗?”

  “那算我们扯平了。”莱戈拉斯耸肩,但伤处传来的疼痛让他好看的脸皱到了一起,忍不住低声用精灵语骂了一句。

  莱戈拉斯的样子让威尔感觉有些心疼,在他心里,精灵本该是自由恣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身陷囹圄,任人鱼肉,而这一切,介是因他而起……

  莱戈拉斯不知道威尔心里的歉疚自责,自顾自的讲起他所知和推断的一切:詹姆斯死里逃生是因为他穿了自己给他的秘银软甲,不过那时候自己也不知道那东西能不能挡子弹;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作为“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长,威尔无法上岸,那心脏恐怕真的被他们放在了岸上;据他观察,港口巡逻的人总共有四队,每队五个人,如果威尔要再派人上岸查探的话……

  “莱戈拉斯——”威尔上前一步,握住莱戈拉斯的双臂,望进他那双湖水版澄明的蓝眼睛——威尔在莱戈拉斯双眼里看到了忧虑,不是为自己的命运,而是为了他的安危。

  “你不该这样做……”

  两人之间骤然缩短的距离让莱戈拉斯有些不适应,他想退开,但任何一个动作都会带动铁链哗哗作响,于是索性站着不动,平静地回望着威尔:“是——我本该更谨慎些。”

  莱戈拉斯故意曲解他本意的回答让威尔的双手抓得更紧:“我不值得你用自己的性命冒险。”

  “这个世界上值得我这么做的人不多,”莱戈拉斯笑了一下,“你恰巧是其中一个。我从不后悔登上‘荷兰人号’。事实上,我非常庆幸——如果那天你将我留在岸上,那我恐怕就要真正开始漂泊了。”

  “你对我很重要,威尔,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所以,请你也别把自己的生命看得太轻。”

  威尔有些失神——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和他说这样的话了,与他的血脉无关,与他的身份无关,仅仅是“你对我很重要”。

  “威尔。”莱戈拉斯又叫了威尔的名字。

  “什么?”威尔回过神来。

  莱戈拉斯用下巴点了点自己的肩膀:“你弄疼我了。”

  “啊,抱歉!”威尔急忙松开手,退回到原地,慌张的样子让莱戈拉斯忍不住笑了。

  “哦,对了,这个是你的。”威尔把刚才从史密斯那里拿来的别针递给莱戈拉斯。

  “你先留着吧,反正放在我这还会被他们拿去。”莱戈拉斯没有伸手去接,“等你把一切解决之后亲手还给我。我等着。”

  威尔点点头,把别针放到贴身的口袋里:“我保证。”

  表针刚好走过了两格。

———————————————————————————————

这一章莫名其妙就没了,补上

评论(1)
热度(2)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