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Tauriel/Kili】A Mere Blink

        —六十年—
       注:【】中为幻想部分

  【“你不该跟来。”奇力握紧了手上的刀,神情凝重地看着前方,敌军正在逼近,远处,战象嘶吼着向他们走来,“城内需要王后坐镇。”

  “王子和公主照样会处理好的,他们不是孩子了。”陶瑞尔试着拉了一下新制的弓箭,瞄准战象的方向:“别忘了,你的王后,也是战士。”

  布兰德骑马立于军前,大声做着最后的动员:“……在我们身后,有我们的妻子、孩子、父母!在我们面前,黑暗力量想要毁灭我们所爱的一切!在这里,人类和矮人曾经面对过巨龙,在龙焰焚过的灰烬上建立了更强大的国度。现在,我们将守护她!为她流尽最后一滴血!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屈服!”

  “为了河谷镇!”

  “为了埃尔博尔!”】

  号角吹响,东方人的军队浩浩荡荡地冲向矮人与人类的联军。

  矮人的盾牌和人类的长枪组成了一道坚固的防线,密集的箭雨从盾墙之后射出,钉进土地,穿透血肉,阻挡了来势汹汹的敌军。

  然而这样的阻碍只是暂时。巨石带着烈焰飞起,烧灼着空气,所落之处,血肉伴着尘土四散飞溅。

  联军的防线被撕开一个个缺口,在敌军的冲杀之下,第一道防线全面崩溃,接下来,便是短兵相接。

  陶瑞尔射死了几个敌兵,下一刻就被巨石落地的气浪掀倒,她就地一滚,躲开几把向她戳下的刀,旋身扫倒身侧的敌人,从地上的尸身上拔出羽箭送进他们的咽喉。

  又一块巨石落下,陶瑞尔稳住身体,吐了一口吃进嘴里的沙土,从箭筒里拿了几支箭在手里,凭着轻便的皮制甲胄和灵活的身形,踏过倒下的尸体,避过缠斗的士兵,奔向最近的投石器,箭矢破空,便取了对面士兵的性命。士兵手上的火把落在木架上,硕大的投石器登时化作一团火焰。

  【“陶瑞尔!”奇力骑着岩羊向她冲过来,手上的利刃上下翻飞,精准的滑入铠甲间的缝隙,削肉断骨,势如破竹。

  如果不是被敌兵团团围住,陶瑞尔真想揍奇力一顿——身为一军主帅,竟然独身闯进敌阵,为王数十载,竟然还有这任性自我的毛病。但如今奇力既然已冲入敌阵,责怪无用,陶瑞尔长弓一摆,打倒围上来的士兵,向不远处另一台投石器一指。奇力会意,调转羊头,向投石器的方向冲杀过去。

  陶瑞尔正看着奇力调头,忽然腰上一疼,回头看见一个东方人举刀刺向她的腰腹,好在制轻甲的牛皮很厚,卡住了刀刃,只刺破了腰间皮肉。遭人偷袭的陶瑞尔怒从心起,抬脚便将那人踢进火堆,身子也借这一脚之力,凌空跃起,踏着敌军人头,一路奔去与奇力会合。

  奇力一路冲杀,虽然自己没受重伤,但胯下岩羊早就伤痕累累,终于支持不住,前腿一曲,倒在了地上,把奇力甩了下去。奇力还没来得及起身,两把钢刀便当头斩下,奇力忙把刀一横,险险架住。陶瑞尔见状,开弓救应,一手双箭,正中两人背心。

  奇力得到解脱,急忙从地上爬起,但没了坐骑,前面几排敌兵更难突破。眼见投石器上又装了大石,奇力与陶瑞尔交换眼神,陶瑞尔提起奇力,把他往投石器的方向丢了过去。操作投石器的敌兵毫无防备,被突然落下的奇力斩去手臂。执火把者正要反抗,被陶瑞尔一箭连同火把一起钉在了投石器上。】
  

  破去最后一个投石器时,身为精灵的陶瑞尔也终于感受到了疲惫。五台投石器分散在整个战场,除了敌军围堵,更有那要命的战象——象鼻一扫便是筋断骨折,一脚下去便被踏成了一团肉泥。襄助过她的士兵皆已死去,她箭头里的羽箭也已经用完,她掷出火把烧毁投石器,抽出双刀,斩断了面前东方人的脖子。

  矮人,河谷镇人,东方人混在一起,纠缠,搏斗,拼死交战。

  东方人的尸体上叠着矮人的尸首,尸体旁边,河谷镇的士兵正慢慢咽气。他们的血流在一起,把身下的土地泡软成一团猩红的泥。

  陶瑞尔在战场上砍杀,奔走,寻找熟悉的面孔。她看见丹恩的猪趴在地上,不断吐出血沫,她听见的丹恩的大笑,和铁锤击碎骨肉的声音。

  她看见了布兰德——

  河谷之王正被一群敌兵围困,他的头盔掉了,被血和汗浸透的头发贴在他满是血污的脸上,狼狈,却仍不容侵犯。他的长剑上有了缺口,但依然足以夺命,只是挥剑的速度一点点慢下来。

  他也看到了陶瑞尔,脸上露出了笑容,就像他小时候见到陶瑞尔时一样。

  一柄长枪从他的腹部穿出,布兰德的笑容凝在了脸上。

  【“我杀死河谷之王了!我杀死河谷之王了!”东方人疯狂大叫,挑着布兰德的尸身在地上拖行。

  陶瑞尔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上了大脑,她大叫一声,向布兰德冲过去。

  “杀死河谷之王”的喊声忽然停了,刀光剑影之间,奇力的身影一闪而过,随即,东方人的头颅高高飞起,但更多的敌军向那边涌去。

  “奇力!”陶瑞尔喊着奇力的名字,但隔在他们之间的敌人仿佛无穷无尽,杀了一批,又来一批,总是隔着,挡着,让她看不见奇力身影。

  终于,她看到了——

  她在攒动的人头中看到了奇力的脸,然后那张脸越升越高,最后像一面旗帜一样挂在半空——挑在长枪上的奇力的人头。】

  战场之上,没有输赢,只有生死,但对陶瑞尔来说,连生死都已经模糊了。

  她不记得自己身上有多少伤口,不记得流了多少血,不记得手上的刀留在了谁的身体里,不记得谁在她肩头留下一截羽箭……

  喊杀声越来越远,血腥味越来越远,在布兰德身边换换倒下的丹恩也越来越远,一片白芒中,她看见了奇力——

  “我回来了。”他说。
 

  她向虚空伸出手去:“奇力……”

  

评论
热度(10)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