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伪装者x北平无战事」脑洞片段(七)

后视镜里,阿诚看到木兰挽着何副校长的女儿孝钰向这边走过来。木兰也认出了阿诚的车,她眼睛亮了一下,又在孝钰注意到之前迅速隐藏,可脚步却不由得轻快了些。她绕到驾驶座旁边,曲起食指,在车门上敲了两下:"阿诚先生!"
"谢小姐,何小姐。"阿诚微笑,礼节性地向冲她们点点头。
之前明楼到何家拜访何其沧的时候,孝钰就见过阿诚,现在见他的车停在方宅门口,就知道明楼在里面与方步亭议事了。她不愿进去打扰,便拉了一下木兰:"明先生在里面和方叔叔说正事,我们等一下再进去。"
这倒正合木兰的心意,她越过汽车向院子里望了一下,对孝钰说:"我们先去院子里坐一会儿吧!"又对阿诚发出邀请:"阿诚先生也进来坐吧!"
阿诚犹豫:"这不好吧......"
"我们小声说话,不给大爸和明先生听见。"木兰说着,径直拉开了车门,"这么热的天气,缩在汽车里,热也要热死了!"
阿诚拗不过她,穿着西装坐在车里也确实热得要命,便不再拒绝,随木兰孝钰进了院子,在小竹林中间的石桌边坐下。
三个人坐在那里,谁也想不起一个共同的话题,傻坐着听了半晌蝉鸣之后,木兰转了转眼珠,首先打破了沉默:"阿诚先生,听我大哥说,你和明先生都是潜伏敌后的抗日功臣。"
阿诚有些惊讶:虽然抗战胜利,他与大哥辞去军职之后,他们在抗战时的工作也不再算是机密,但方孟敖知晓此事,却还是出乎他的意料。
阿诚流露出的诧异让木兰有些得意,她把自己往阿诚身边靠了靠,眼睛亮闪闪的,压低了声音问:"那你是不是故意让着我小哥的?他是不是根本打不过你?"
阿诚赶紧摆手:"这句话可不能让方副局长听见,万一他要再来找我打一架——上次挨他一拳,嘴上肿起来,冷敷了好久才下去。"
木兰"噗嗤"笑了出来,又有些替阿诚不平:"大爸叫他住手他不停,你就不应该让着他。"
孝钰早就从木兰那里听说了这段故事,听木兰这么说,用手捅了她一下:"你小哥疼你,你却撺掇阿诚先生打他——阿诚先生可不像你那么坏。"
"我那不是坏,是——"木兰的争辩还没说出口,屋里像是听到了动静,谢培东开了门,探头向外面张望。
看见父亲出来,木兰的反应比哪个都快,一手拉一个,都拖在了石桌底下藏好。谢培东左看右看,没见找人,心想兴许是行长听错了,又关门进去了。
木兰松了口气,从桌子下面爬了出来,阿诚和孝钰也坐回凳子上。孝钰批评木兰不该拖着阿诚先生和她一起胡闹,阿诚倒是不以为意,不过,看着木兰的样子,心里好笑,就问她:"谢襄理是你父亲,她那么怕她干什么?"
木兰撇了撇嘴,反问他:"那你怕不怕明先生?"
阿诚懂她的意思,但偏不顺着她的话说,毫不犹豫地摇摇头:"不怕。"
木兰有点丧气地哼了一声,抱怨道:"那是因为明先生不事事都管着你。我爸什么都要管,叫他看见我,肯定要把我叫回房间去。我才不想现在回去呢。"
"谢叔叔是担心你,你应该懂点事。"孝钰说她。
"他那是剥夺我的自由!"被孝钰说了一句,木兰扁着嘴,求救似的看着阿诚,"阿诚先生,你来评评理。"
木兰的模样,像极了被大哥责骂时,向他求救的明台,阿诚微笑看着木兰,却还是站了他一贯的立场:"我觉得何小姐说的对。"
见阿诚也不站在自己这边,木兰气鼓鼓地一扭身子,趴在石桌上:"你们都欺负我!"
阿诚只是笑:反应也和明台一模一样。

这时候,从小竹林后面走过来一个人,笑着问了一句:"阿诚,你是怎么欺负谢小姐了?"
"先生。"阿诚急忙起身。
见明楼过来,木兰抬起头,想替阿诚分辨几句,可看明楼的表情,倒也不像真的生气,又侧头看看低头垂手的阿诚,想起刚才他那一句不假思索的"不怕",只觉得十分好笑,用手捂了一下嘴巴才没笑出声。
本来在门口送明楼的谢培东,这时也跟了过来,看了一眼明楼和阿诚,开口就训木兰:"早上就往孝钰家跑,回来了也不进家,还在这闹腾阿诚先生。"接着转过脸来对阿诚鞠下一躬:"木兰不懂事,阿诚先生日后多担待。"
明楼赶紧扶住谢培东,嘴里说着:"谢老这是干什么,阿诚可担不起。"阿诚也跟着欠身鞠躬,口称不敢。
孝钰本来准备替木兰和阿诚解释两句,可看谢培东的话说得莫名其妙,她觉得像是话里有话,可又听不出来什么别的意味,再看木兰挨了训斥,瞪圆了眼睛,一副要与封建家长斗争到底的样子,忙抢在她说话之前捉了她的手腕:"我们先回去见方叔叔。"
木兰还有些不乐意,孝钰手上用了力,连拖带拽把她忘屋里带,木兰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回头和阿诚道了声再会,跟着孝钰去了。

木兰和孝钰走了以后,阿诚本以为谢老还有话说,但谢培东却是没再说什么,客客气气将他们引到门口,仿佛他只是出来送客。

辞了谢老,阿诚开车载明楼返回住处,在车上把方孟敖了解他们军统背景的事情讲给他听。明楼听完"哦"了一声,说:"来北平之前,曾可达告诉他的。"
阿诚皱眉,回头看了明楼一眼:"大哥你知道?"
"看路。"
阿诚把脑袋转回去 ,听见明楼继续说:"上飞机的时候说的,我听见一点——我倒成了为国舍家的典范了。"
阿诚知道,大姐和明台的事,一直是大哥心中的一个结,这些年过去,本来该淡化一些了,可在北平与明台意外重逢,又让这些事重新压在了他们心上。
他听见明楼苦笑:"舍家为国。但凡有办法,哪有愿意舍弃家人的。"
"组织已经同意让明台撤离。"阿诚安慰,但他自己心里也还是惴惴,毕竟明台现在已经被徐铁英和曾可达两方面盯上,要脱身并不容易。
"剩下的,就看谢老了。"明楼叹气,"看得出来,谢木兰喜欢你。谢老既然拜托你了,从今你可就多了个任务。谢老就剩下这一个女儿,不能让梁经纶把她卷进来——你也和她保持些距离......"
"我知道。"阿诚在院子门口停了车,"大哥,到家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写孟韦木兰阿诚明楼四角恋(并不是),昨晚重温北平看到谢木兰之死,整个人都哭瞎了(有点心疼梁经纶OTZ),最看不得木兰这样的角色死去。孟韦眼睁睁看着木兰跟梁经纶进监狱的那个表情也是硬生生给我看哭了,就想抱着他,让他好好哭一场。于是,为了我的私心,木兰最后是活下来了——虽然这样,北平原剧好多情节要改。」

评论(7)
热度(20)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