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Will/Legolas】岸

        【番外】断章

  0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一片大陆都在打仗——也许从来如此,只是从前消息闭塞罢了。莱戈拉斯开始讨厌上岸——他是战士,但他厌恶战争,更何况是无关善恶的利益之争。

  可活在这世间,终归还是逃不过世间事,况且他身处“荷兰人号”,当穿着各色军服的亡灵登上甲板,战争的气息也随之而来。

  船上的亡灵偶尔也有争斗,毕竟都是经历了战争,身上多少带了戾气,而且仇敌相见,也是分外眼红。莱戈拉斯总是冷冷地用铁箭将两边驱散开来,坐在桅杆上看着两边亡灵互相仇恨地瞪视——仇恨比生命更长久,可笑,也悲哀。

  

  02

  人类总是在屠戮同族方面有这惊人的天赋与热情,一场场战争,死的人越来越多。莱戈拉斯站在人满为患的甲板上,举目望去,无数小船上的灯光映亮了漆黑黑的海面,灯光映照着船上的亡灵,有女人,有孩子,甚至还有婴儿的哭声此起彼伏……

  海水也带着血气。

  莱戈拉斯战栗。

  

  03

  上船的士兵很多,年长的,年少的,死法千奇百怪,生前也各有各的故事。在混乱拥挤的甲板上,很难和某个人交谈,说过话也很难记得,但莱戈拉斯还是记得一些人——

  有一个少年问威尔可不可以放他回去,他说他想变成幽灵,吓死那群德国佬。威尔当然拒绝了,于是少年一路都在描述如果他成了幽灵,会如何把德国人吓得屁滚尿流,惹得一群人哈哈大笑。可等下了船,登上彼方沙滩,少年回望来时路,忽然伏地大哭。

  

  04

  他们在海上也会遇到活人,他们也会力所能及的救。这些人里,有的成了“荷兰人号”上的新水手,有的在离开“荷兰人号”之后,又以亡灵的模样回到了船上。

  有些人运气好——莱戈拉斯和威尔在海上救起过一个水手三次,最后在一搜小船上又见到了他。那时候战争已经过去,水手也已经老了。

  老头冲他们挥挥手:“嘿,相信吗,我居然死在岸上!”

  

  05

  盖瑞恩学了很多种语言,这意味着他几乎能和船上的所有人对话。他乐意和人聊天,听别人说故事,然后把听来的故事记在本子上——这样的本子,已经塞满了十几个书柜,几乎成了船上的图书馆,威尔,莱戈拉斯,还有船员们都会去看。

  莱戈拉斯翻看盖瑞恩新近写完的一本,里面有盖瑞恩和一个亡灵士兵的对话。其实这样的对话有很多,盖瑞恩总是喜欢问这些士兵走上战场的原因。

  这个士兵的回答很有意思,其实也不算回答——他唱了一首歌。盖瑞恩把那首歌连词带谱记了下来,在夹缝里写上了英文翻译。

  那大概是士兵家乡的小调,像很多民歌一样,描绘了他家乡的模样:海潮,沙滩,村落,心仪的姑娘。

  歌谱下面,盖瑞恩批注了一行字:“如果‘荷兰人号’不复存在,我又何处栖身?”

  莱戈拉斯忽然想起密林深处,死去战士的埋骨之地,想起孤山下陶瑞尔矮小的墓碑。其实让很多热爱和平的人拿起武器的原因都只是这样——当家园不复存在,他们便无处容身。

———————————————————————————————

其实都不算威莱了……

最近看国产抗日剧看得有点魔怔,别问我想表达什么……

【好久不写威莱,手机输入法都忘了“威莱”这个词了】

评论(4)
热度(12)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