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北冥觞】听琵琶

        「承」

        琵琶算不上第一等的美人,却有一双极漂亮的手——白皙,纤长,灵巧,指甲上染着淡淡的粉红色。这双手在琴弦上轻拢慢捻抹复挑,便奏得出天上仙乐,便是一曲千金,也让人趋之若鹜。
        而现在,这双漂亮的手,未抚琴弦,却慢慢剥着一颗葡萄。
        北冥觞仰躺在榻上,头枕在琵琶腿上,就着她的手吃下那颗剥好的葡萄,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琵琶手指上的汁水。醉枕美人膝,风流惬意莫过于此,早些时候遇上梦虬孙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
        "起来。"琵琶用手背推推北冥觞,"我的腿都麻了。"
        北冥觞哈哈一笑,爬起来的时候头却碰到了旁边的小几,疼得他一咧嘴。这回,轮到琵琶笑他了。
        琵琶边笑,边伸手去拿搁在一旁的琵琶,抱在怀里拨弄试音,同时给北冥觞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北冥觞故作失望,叹气道:"在下本是寻访佳人,每每点曲听音,却与外面那些俗人无异了。"
        琵琶瞪他一眼,嗔道:"太子爷在王宫里,什么样的妙音不曾听过,便是千金之曲,在您听来也是稀松平常。"
        "哎呀,"北冥觞忙堵琵琶的嘴,低声提醒,"琵琶姑娘就算生气,也不能这样害在下啊!"
        琵琶拍开他的手:"知道了。公,子。"
        "不过姑娘真的是误会在下了。姑娘琴艺出神入化,琴音犹如天籁,在下得以一听,已属三生有幸。"北冥觞说着,取了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也是在下口不择言,这一杯,权当赔罪了。"
        "哎,别......"看他倒了满满一杯,琵琶有些急了,可怀里抱着琴,腾不出手来夺,眼睁睁看着北冥觞把酒一饮而尽,忍不住说他:"我怪不怪你你看不出来呀,喝得那么急,喝醉了我可不留你过夜。"
        "无妨。"北冥觞讲酒杯放回小几上,坐正了身子,甚至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裳,对琵琶笑道:"在下可是准备好洗耳恭听姑娘的绝妙琴音了。"
        琵琶"哼"了一声:"鬼话连篇。"手指却抚上琴弦,一按一拨,琴音便缓缓流出,盈满居室。她弹的依旧是两人初识时北冥觞点的那首曲,这已成了一种惯例。她现在的琴技极好,驾驭此曲早就游刃有余,弹曲时亦能眼波流转,顾盼生辉,不复是从前低眸锁眉的模样。可这曲弹出来,北冥觞听着只觉得不对,小声"嗯?"了一下,却也没逃过琵琶的耳朵,下一刻,虽还是同样的调子,感觉却忽然一变,媚气全消,脱俗还真。再看琵琶,她的神态也随之变了,低眉垂首,双目微阖,一派沉醉模样。
        北冥觞尚在凝神欣赏,楼下却忽然传来一阵喝彩,北冥觞听喝彩经久未歇,心里有些好奇,眼睛不由得往门口看去。琵琶没抬眼看他,琴声却忽然止了,对他说:"我猜又是新的舞姬登台了,你要是有兴趣,直接下楼看去吧——她可是个十足的美人。"
        北冥觞听琵琶言语含酸,本来也没想出房去看,可这时又一阵喝彩,还依稀伴着琵琶声响,实在按耐不住,对琵琶讲了一句抱歉,推开门,自二楼栏杆往下看。
        一楼当中的台上,一个女子身披彩衣,一把琵琶背在身后,且弹且舞,虽说琴技不及琵琶,可反弹琵琶本就是一绝,更何况,那女子身姿轻盈,彩衣翻飞,如同仙女下凡,满座宾客无不动心。北冥觞眼力很好,即使在楼上,也能看清那女子面貌当真如琵琶所言,真真是个美人,只不过,她的容貌与一般的波臣宝躯女子似有差异,但也正是这微妙差异,让她格外风情万种。
        "据说她母家是宝躯大户,"琵琶放下了琴,也从房里走出来,倚在栏杆上,看着下面的女子,"说是和一个波臣男子相好,私定了终身,最后两人都被逐出家门,受人排挤,落魄而死。也亏她虽是混血,却生了个好面貌,到这里来,也比饿死街头好多了。"
        北冥觞听琵琶娓娓讲述女子身世,低头俯看台上飞旋的身影,眼前忽然浮现了梦虬孙含怒带怨的一双眼——梦虬孙的怨怒尚有对象,楼下女子又该怨谁呢?
        北冥觞不忍再看,转身走回房里。

评论
热度(2)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