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觞渊】离别(论觞渊BE的可能性)

  飞渊到底是个奇怪的姑娘,可以为莫名其妙的念头哭哭啼啼,真到了伤感的时刻,她反而不哭了,笑着拍拍北冥觞的肩膀:“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表现。”
  “飞渊……”北冥觞抬手覆上飞渊放在肩头的手,看着她的笑颜,一句“节哀”竟怎么也讲不出口——眼前的姑娘比他以为的更加坚强。
  飞渊脸上的笑容终于还是一点点淡下去,她看着北冥觞的眼睛,郑重开口:“你现在又是太子了,要为你父王分忧……”
  世间最大憾事,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待”。
  北冥觞点头:“我知道。我会的。”
  飞渊此时却又抽回了手,顺便在北冥觞眼角一抹:“湿的。你是要哭吗?”
  “我……”
  “别哭。我又不是不回来——”飞渊歪着头想了想,“等道域安宁,下次‘天元轮魁’让仙舞剑宗输掉,我就可以回来找阿觞你了!”
  “海境改革尚在进行,让鳞族子民接受与外族通婚也需时日……”
  “那我们都要加油啊!”
  “嗯。”
  飞渊从无情葬月手中接过天师云杖,跳上渡船,冲北冥觞挥挥手:“我走了!”
  “飞渊,保重。”
  小船渐行渐远,飞渊垂首,眼泪还是落了下来。

【就是飞渊的爹亲死了,因为某种原因,飞渊要回去执掌道域】

评论
热度(7)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