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苍觞】殇(北冥觞病弱梗,全文)

  【鳞王失踪之后,未贵妃宣称鳞王已死,大皇子代政,对异见者以铁腕打压,后来几位镇守各地的皇子以回朝奔丧为名,各自领兵,以三皇子为首,直逼王城,太虚海境一时大乱。】
  
  (1)
  侍卫通报北冥觞求见时,苍越孤鸣还不太相信——海境之乱他已有所听闻,此时北冥觞本不该离境。当他见到北冥觞,又被他的模样吓了一跳——从后颈到脸颊皆被深蓝色鳞片覆盖,露出的面孔却又苍白如纸。
  见到苍狼,北冥觞躬身一礼:“北冥觞见过苗王……自地门一别,苗王一切安好吗?”
  
  (2)
  北冥觞坐在苍狼对面,身上披着一件狐裘,却是北竞王的旧物——苍狼见他畏寒,派人取来衣物,不知怎的,侍者取来的便是这件。
  北冥觞摸着身上的狐裘,对苍狼笑笑:“让苗王见笑了。”
  “无妨。只是皇太子身体抱恙,是否需要太医一观?”
  “苗王忘了,在下已非海境皇太子。”说这话的时候,北冥觞的落寞完全写在脸上,原本苍白的脸色又更白了一分。
  北冥觞这般神色,已与苍狼印象中那骄傲的模样大不相同,可终究还是同样的少年,经受连番摧折,黯然之色明明白白地显露在脸上,不会藏,也藏不住。
  可若只是遭受打击,又何至于此……
  “苗王必然疑惑在下为何会变成如此模样。”北冥觞看着苍狼,不疾不徐地道出苍狼心中疑问,“苗王想必听狼主提起,太虚海境被离尘水包围,鳞族生长于离尘水中,本不畏寒,但在下天生体虚,不耐寒凉,后来习武强身,才得以缓解。”
  说到寒冷,北冥觞紧了紧身上狐裘,继续解说:“在下虽为嫡子,可这种体质,实在不是储君人选。但父王与母后感情笃深,为了立我为太子,一直隐瞒此事。这些年本来平安无事,可此番受伤,引动旧疾,甚至让我提前开始进入鲲鳞覆体之态。”
  苍狼锁眉:“此乃海境王室秘辛,为何要讲与孤王。”
  北冥觞起身:“因为在下需要王上之助。”
  苍狼不语,北冥觞也就那么站着。苍狼抬头看北冥觞,依稀看见当年的自己。若论私情,他愿倾力相助,但身为一国之君,私情便该是排在最后的。他不能帮助北冥觞,原因偏就是因为他太像自己当年——无兵无权,空有一个嫡子之名。他甚至还不如自己,毕竟他是因过被夺了太子尊位。当年自己登位几乎就是凭了运气,而他不敢在这个时候将苗疆战力赌在一个更为微小的运气上。
  “皇……北冥觞,”苍狼终于开口,“你若愿留在苗疆休养,孤王可保你不受海境风波波及。”
  “哈。”北冥觞笑了一声,裹在狐裘里的身子又挺直了一些,“当年王上若是逃往中原,以俏如来之善良,也必会设法保护王上——但王上此刻,却坐在苗王宫内,与在下交谈。”
  言罢,北冥觞一句“告辞”,抬脚便走,狐裘勾住桌角,滑落下来,他也全然不顾。可他走到门外,被冷风一吹,当时便咳嗽起来,越咳越厉害,整个身子都弯了下来。
  苍狼实在看不下去,自地上捡起狐裘,走过去又给人披上:“你这般状况,现在离开,也无法回到海境,且在王宫调养几日,再做打算。”
  北冥觞也明白苍狼所言不虚,便顺着他的意思回到屋内。苍狼扶他坐下,忽然想到,海境苗疆路途遥远,边境又有魔兵把守,虚弱至此的北冥觞,究竟是靠了什么一路行至此地……
  
  (3)
  苍狼站在客房门外,敲了敲门,无人应声,终究是不放心,道声“失礼”,推门而入。
  北冥觞睡在床上,尚未醒来,这两日,他面上的鳞片似乎又多了些,细细的鱼鳞覆盖了肌肤,看着有些骇人。尽管北冥觞举止如常,可苍狼有感觉,他的身体似乎更虚弱了,大约是因为受伤的缘故——为了保密,北冥觞执意不肯让太医诊视,苗疆之中,唯一可靠又精通药理的王叔千雪孤鸣此时也在万里边城巡视,虽然将他留在王宫,由叉猡看顾静养,但未经治疗,伤势恢复依旧缓慢。
  睡梦中的北冥觞轻蹙双眉,并不安稳,一会儿竟像是轻声啜泣起来,苍狼上前想唤醒他,却被他牵住了袖子:“师相,我……记不得母后的样子了!”
  苍狼愣住,一时也忘了抽回衣袖,倒是北冥觞缓缓放开了手,片刻之后便悠悠醒转,看见苍狼,忙要起身,被苍狼阻止,便告罪一声,倚着床头坐了起来:“王上今日前来,是探望,还是……”
  “还是叫我苍狼吧。”
  用苍狼的身份,谈的自然便是私事,北冥觞听出苍狼意思,不免失望,又恨自己病体羸弱,才到苗疆,未及商谈正事,便先倒下,急火攻心,引动伤口,又弯腰咳了一阵。
  苍狼见状,一手扶住北冥觞,另一只手在他背上轻轻拍抚,却见北冥觞身子一颤,“嘶”地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身上新鳞生长,牵动肌理,碰触时不免疼痛。
  “边境暂无异常,军长一人能可应付,王叔不日即可回朝。王叔精通药理……”
  “不必了。”北冥觞打断苍狼的话,“在下伤势的确不轻,却非王上所想那般沉重,然而鲲鳞覆体所带来的影响,也非是一般医术能解。”
  “鲲鳞覆体?”苍狼疑惑,他从军师处听说过海境王族鲲鳞覆体之特性,却只道其能可护命,竟不知它对人还有这样严重的影响。
  “鲲帝一脉仍循自然之法——优胜劣汰,适者生存,鲲鳞覆体便是甄选之法。于强者,这是生机,但对于弱者,或是死劫。”北冥觞轻飘飘地解释完他当前面临的死关,又重重地叹了口气,“在下并非无惧生死,当年深入海境腹地,也是为了寻找解法,奈何久寻不得——狼主即便医术超群,对鲲帝特性,难道还能比海境中人更为了解?”
  “但既是如此,你身上的伤势更要医治。”
  北冥觞支起身子,又坐直了些,摇头道:“没时间了。”
  
  (4)
  直到离去之时,北冥觞的伤势仍未痊愈,只是鳞片覆盖了面容,再看不见苍白的面色,反而给人好转的错觉。
  北冥觞所求其实并不像苍狼所想,尽管他少不经事,却也没天真到指望苍狼在此时介入海境内政,但他的请求却依然让苍狼有些为难——他请苍狼派一个可靠之人护送他回海境。
  虽然在向魔世投降之后,中苗鳞三界获得了暂时的和平,但三国边境被魔兵封锁,危机仍存。要送北冥觞回国,必要通过魔兵的封锁区,那此人非但要可靠,实力也不能差——
  “此人不能是叉猡将军。”没等苍狼开口,北冥觞先否决了他脑海中唯一的选择。
  “为何?”
  “王族亲卫,自然要跟随王上左右。”北冥觞若有所指地回头看了一眼叉猡,“佳人良将,王上难道不应该留在身边吗?”
  苍狼听他言语荒唐,皱起眉头:“这可不是玩笑的时候。”
  北冥觞一笑,压低了声音:“佳人有意,即便辜负,却也不可误人一生啊!”
  苍狼这回才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眼光移向叉猡,却正对上她看向自己的目光。叉猡吓了一跳,急忙别过脸去。
  北冥觞自言可以再前往中原求助,苍狼自是不允,情急之下斥了一句:“胡闹!”此言出口,二人俱是一愣。可巧此时千雪孤鸣赶回王宫,见二人僵持,问明缘由,便说自己曾入海境,可担此任。苍狼犹豫片刻,终也应允。北冥觞笑言,自己运气尚未用尽。
  
  (5)
  三境遭魔世封锁,消息难通,苍狼知晓海境之变的具体细节是在千雪孤鸣回来之后。彼时海境之乱已定,反攻魔世已至最后阶段,与元邪皇决战在即,三界安危在此一举,海境种种,显得不那么重要。
  但是,苍狼依然想知道——与其说是关心海境状况,倒不如说是担心北冥觞的安危。
  据千雪孤鸣讲,北冥觞回海境后,未入王宫,径直住到梦虬孙的潜龙崁。与苗疆狼主同归本就让人怀疑他已受苗疆支持,加之鳞王在时,梦虬孙几乎已揽师相职权,北冥觞此举,更是引人遐想,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之后日子,举步维艰,而他自己初成鲲鳞覆体之态,体质极不稳定。千雪孤鸣虽无意介入海境政局,但到底算半个医生,医者仁心,终不忍放任他自生自灭。
  “王权就那么重要吗?”千雪孤鸣问他,“你这个样子,有命夺权也没命坐上王位啊,更何况你和你的两个皇兄实力差太多了!”
  北冥觞已点起炭火,海境水汽微凉,潜龙崁更是阴湿的所在,离尘水中,生火也不太热,纵有炭火,北冥觞仍觉不适。
  听见千雪孤鸣的问题,北冥觞摇头:“重要的不是王权,而是鳞族——无论是未贵妃,还是两位皇兄,都是守旧一派的支持者,无论谁登上王位,师相与父王为改革海境所作努力,皆付诸东流,海境也将人心浮动。”
  “就算这样,一对二,啊不对,一对三,你是嫌自己死得还不够快喔!”
  “北冥觞现在尚不能死。”北冥觞冲狼主眨眨眼睛,蓝鳞覆盖的面孔虽然看不清表情,但千雪孤鸣觉得他一定是在奸笑,“所以,在下性命,就拜托狼主了。”
  “喂!你不是还有那个头上长角的朋友吗?这么危险的时候,他是自己跑路了吗?”
  “梦虬孙另有重任。”
  “撇下兄弟,没义气哦……”
  
  之后又有传闻,失落的海皇戟其实早已被人从战场带回。鳞王亲征,随行除了左将军,便是梦虬孙,众人目光又再度聚焦潜龙崁。千雪孤鸣质问北冥觞时,北冥觞倒是一脸无辜:“我行动不便,又受人监视,怎有可能。”
  大皇子逼上潜龙崁的时候,千雪孤鸣真真是受够了海境这一摊烂事,可经过这段时日的相处,他也真心喜欢这个海境少年。大皇子对海皇戟之事似有把握,来势汹汹,但还是忌惮千雪孤鸣苗疆王族身份,一时僵持。
  两方剑拔弩张,就在千雪孤鸣准备拔刀一战之时,忽听闻熟悉诗号——
  “观星望斗惯幽居,一片神鳞渡太虚。伯仲分时同绶冕,虹蜺过处尽疆舆。”
  两边同时望去,只见欲星移自外面缓步而来,梦虬孙跟随其后,手中所持,正是海皇戟!
  “抱歉,久睡方醒,四肢无力,脚程慢了。”
  欲星移沉睡已久,但师相身份仍在,现今海境,鳞王失踪,又无太子,师相地位最为尊崇,此时携海皇戟出现,众人自是无一敢动。但见欲星移从梦虬孙手中接过海皇戟,行至北冥觞面前,将海皇戟双手奉上。
  北冥觞自欲星移手上接过海皇戟,皇戟沉重,北冥觞又身体虚弱,海皇戟拿在手里,身子便是一晃,但最终还是站稳了。
  欲星移随即跪地:“臣欲星移,参见王上。”
  
  (6)
  再后来的事情,苍狼与千雪都不清楚,只知道在中原苗疆同时出兵牵制魔世之时,海境迅速抽调兵力,平定了进逼王城的诸皇子,而后即刻整兵,支援中苗两界。
  中苗鳞三界倾力反攻,魔世诸将又各怀心思,不肯全力以对,于是三界联军节节胜利,失陷魔域的鳞王与俏如来也得以脱出……
  直到魔世乱止,各国撤兵回朝之后,苍狼才知道,鲲鳞覆体,终是成了北冥觞的死劫——他死在鳞王回归前夕,为保士气,欲星移封锁消息,秘而不发,就连鳞王也是战事结束时,方才知晓。
  北冥觞虽行王权,但尚未登基,最后以太子身份举行国葬。大战方止,苍狼国事缠身,葬礼亦不能去,请王叔千雪孤鸣代为致哀。
  这次,千雪回来,苍狼什么都没问,他也什么都没讲。
  
  【完】

【只是想写虐梗,OOC肯定有,拉低智商肯定有。比如,我就完全无视了未贵妃和魔族全体的智商……

再也不虐觞儿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评论(4)
热度(5)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