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千池】回家

  金池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
  她起身开门,看见小夏和小东站在门口,笑嘻嘻地对她扬了扬手里的信:“金池阿姨,无心姐给你的信!”两个人都流了汗,又有些气喘,也不知道是跑了多远过来。金池掏出手帕想替他们擦汗,但昔日的孩子已比她还高,只得把手帕给了他们,让他们自己擦擦。
  两个少年胡乱擦了一把额上的汗水,招呼一声,转身又要走,金池急忙叫他们等一下,回身进了屋子,冲了两碗桂花蜜水端出来:“正好,我的桂花蜜做好了,你们先来尝尝。顺便跟我说说,无心还好吗?”
  “无心姐去道域交流术法,就快回来了。”小东回答,仰脖把蜜水一口气灌下去,惹得金池直叫他慢点,“她要先去苗疆看她母亲和……,然后就回来黑水城看你。”
  第二个名字金池没听清,她只是一面高兴无心回来,一面又想到自己似乎很多年没去过苗疆了。
  一边小夏端着蜜水,一脸愁苦:“我不爱吃甜的……女孩家喝的东西……”
  没等他说完,小东抬手在他脑袋上一敲:“金池阿姨给你你就快喝啦!拒绝金池阿姨的好意,师尊不打你,我这个当师兄的也先打你!”
  “嘁!”小夏一口气把水喝了,道了谢,把碗还给金池,又愤愤地冲小东挥拳头,“你什么时候变成师兄了?!口头上占便宜,真打一架我就叫你悲哀!”
  “别以为你盗用神田师伯的口头禅就显得你很厉害,我也会——”小东按上腰里的剑,划开阵势,“来喔!”
  金池正要劝架,却看见小东忽然又收了姿势,又飞快地在严阵以待的小夏头上一敲,转身就跑。被耍了小夏怒气冲冲,叫嚣着追在后面。
  到底还是孩子……金池笑着摇摇头,抱着两个瓷碗回屋。
  进了门,却见桌边坐着一个人,剑眉星目,俊朗一如当年,丝毫不见岁月的痕迹。他抬头看着金池,咧嘴一笑:“金池啊,好久不见了!”
  手上的碗落在地上,金池却听不到碎裂的声响,她盯着眼前的人,半晌才唤出名字:“千雪……王爷……”
  “哇,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啊!好像不认识我一样!”千雪大大咧咧地站起来,牵起金池的手,“走啦!”
  “……去哪里?”
  “苗疆啊!那是你的家,当然要回去!”
  “我的……家……”金池念着这个字,感受着手掌传递的温度,眼泪倏然落下。
  “喂!你怎样忽然哭了!别哭啊!我最看不得人哭了!回家不好吗?”千雪不知所措地看着她,想放开牵着她的手,掏手帕给她拭泪。
  “没什么。”金池急忙握住了千雪的手,另一只手擦去脸上的泪,“我们回家去吧……”
  
  她跟着千雪走出屋子,沿着路一直往前走。她依稀听见隐约的哭声——真奇怪,她明明已经没有在哭了……大概是听错了吧。
  金池又稍稍握紧了千雪的手,看着他的背影,笑得幸福。
  
  
  千雪孤鸣战死的第十七年,姚金池病逝于中原,经苗王恩准,迁葬孤雪千峰,千雪孤鸣陵侧。

评论(2)
热度(9)
  1. 映月凝霜雪白锦御 转载了此文字
    糖里夹着玻璃渣……没爱了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