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日月】说书人言

  小人曾暂居苦境,同样是说书为生。苦境历史悠长,传奇众多,但若论这其中最为人所道的,那就只有一个人的故事——此人在苦境名声之盛,便是称他作“苦境第一人”也无不可。小人是个穷说书的,当然是捡众人爱听的故事来讲,所以在苦境的日子,便是主讲此人事迹。
  这天,小人在书场讲过了故事,正要收拾东西回去,就看见一个人还坐在台底下,也没个要走的意思。既然是听众,那就是小人的衣食父母,于是我就过去跟他打招呼,讲上两句“多谢捧场”“万望指点”之类的客套话。
  那人冲我点点头,倒也是真不客气,张口就说我讲的几处不对,说那人在如此情境下断不会这样说话做事。
  他这话给我听得是一愣,了解苦境的应该知道,这苦境可是个先天高人遍地的所在,再看这人,虽然面色苍白,形销骨立,却自有一派仙风道骨——他若真与那位高人熟识,我是绝对相信。
  他大概是看出我的想法,随即解释,说这故事中的人,像极了他旧日的一位同门,推己及人,故而由此猜测。
  其实他这话我是不太相信的,故事之外,哪有这样的巧合。但他既然不认,我也不好说破,看他也不急着走,我就索性也坐下来,跟他打听他这位同门。
  我问得是小心翼翼,生怕哪里说错惹人厌烦,但这位虽然气质孤傲,但其实倒也随和,三两句话,也就聊了起来。
  他讲他与他这同门是自小一起长大的,下面还有一个师弟,三人感情深厚。昔年他踏足江湖之时,心高气傲,一心胜过与这同门,因此还历经许多波折事端。
  那你们最后胜负如何?我插口。
  他笑了一声,没赢,也不算输。
  他讲他与同门踏足江湖,可说的都不是江湖事,反倒是一些日常小事——儿时互相捉弄比拼,到后来秉烛夜谈,把酒共醉,又或是口舌争胜,互打机锋……
  我听他把这桩桩件件一一道来,听到最后,反而是相信他口中的同门与故事中的高人非是同一个——一者是心怀天下的先天高手,一者只是一位师兄而已。
  听他讲完,我问他,你与你的同门想来还时常走动交流吧?
  他却摇头,他仍在江湖,我却不早已不在江湖。
  江湖险恶,步步杀机,你就不担心他?这句话出口我就后悔——这不是诅咒人嘛!
  不过那人倒是没在意,甚至还笑,他嘛,应是无妨。
  言罢,那人起身告辞而去。

评论(1)
热度(10)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