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北冥华】终章

北冥缜走进太子宫的时候,正看见北冥华坐在床上,背后靠了两三个软垫,十分惬意地享用着一碗晶珠凉。北冥缜当时就黑了脸,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夺了他手里的碗。
北冥华像被抓包的小孩子似的缩了一下,可紧接着就扬起下巴,摆出一副恼怒的样子:“你做什么!”
“太医令嘱咐过,皇兄的饮食都要注意,不能食用寒凉的食品。”北冥缜一板一眼地回答。
北冥华“哼”了一声:“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要是他们说我需要辟谷,你们还要饿死我不成!”
见他又闹脾气,北冥缜只好坐到他身边,温言安慰:“待皇兄康复了,要吃什么都行。”正好此时侍从端了汤药进来,北冥缜接过药碗,在唇边吹凉了些,递到北冥华面前。
北冥华看见汤药,只觉得一股苦味从舌根蔓延开来,让人头皮发麻,忙把头别过去:“拿走。”
北冥缜丝毫不为所动,把药碗举在北冥华面前,他不亏是军人出身,一碗汤药稳稳当当端在手里,抖也不抖一下。
浓烈的药味冲得北冥华想吐,脾气上来,抬手就把药碗打落在地上:“我知道我的病已经治不好了!你们就不能让我舒舒服服死去,非要拿这些东西让我难受?!”
看着地上摔成八瓣的瓷碗,北冥缜只觉得头疼,自从他的二皇兄搬到太子宫里养病之后,越发任性——就连二皇兄以普通皇子的身份,住在太子宫这件事,本来也是不合规矩,误芭蕉因为此事十分不平,但他理解二皇兄对大皇兄的手足亲情,父王既然允准,便随二皇兄去了——可二皇兄再怎么胡闹,他也不能和一个病人置气,只能好言劝慰:“皇兄怎能如此自暴自弃,父王已令太医令抓紧研究治疗方法,皇兄这样轻言放弃……父王知道,该有多伤心。”
听见北冥缜提起父王,北冥华又竖起眉毛:“下令抓紧?这么久了,还没下文,等他们研究明白,我坟前青草恐怕都几尺高了!更何况……”他低下头,语气中含着一丝委屈,“自我搬到这里,父王也不曾看过我几次……我对他,哪有那么重要……”
北冥缜听皇兄忽然这样讲,也不晓得北冥华成天到底在想些什么,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叫人再煎一碗药送来,说起几句要理解父王,安心养病之类的话,便起身告辞。

可出了太子宫,北冥华那凄然的模样在北冥缜脑海中挥之不去,想来想去,他还是绕路去了父王的书房——虽说动乱方止,父王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但皇兄的事情,毕竟也不是小事……

待北冥封宇听了北冥缜的汇报,终于处理好手头的公事,到太子宫里探望北冥华时,北冥华正对着送药的使者大发雷霆,盛着汤药的瓷碗从屋内飞出来,在鳞王脚前砸个粉碎,黑糊糊的药汁洒在北冥封宇的衣袍上。
北冥封宇皱紧眉头,举步踏入屋中,看见北冥华正把身上的被子丢在侍者身上,口中还叫着:“你们既然都盼我早死,不如把这些都拿走,留我自生自灭!”
“华儿!”北冥封宇厉声喝止,把侍者和北冥华都吓了一跳。
见父王前来,北冥华有些畏惧,坐直了身体,向父王行礼:“儿臣参见父王。”
北冥封宇皱着双眉。从侍从手上拿过被子,挥手让人退下,先将被子盖回北冥华身上,然后才开口问他:“怎么回事?”
北冥华本来就是因为生病心情烦躁,胡乱找人出气,面对父王的问询,也编不出个合理的借口,便低着头不说话。
不用北冥华开口,北冥封宇也猜得出是怎么回事,见他不说话,北冥封宇也没继续追问,只说:“听缜儿讲,华儿你最近的情绪不佳,也不肯按太医令的嘱咐,好好调养。”
本来见父王前来探望,北冥华心中满是欢喜,可听父王说是因缜弟而来,虽然不能说是因此生气,可北冥华心里总觉得不太舒服:“缜弟不说……父王是不是就不会来了?”
北冥封宇被他这委屈的模样搞得一愣——自从生病之后,这孩子越发像个小孩了。他拍拍北冥华,哄孩子似的解释道:“这几日政务繁多,父王本想待到空闲下来的时候再来看你。”
北冥华的记忆里,自他封王开始,皇兄不在的时候,父王鲜少对他这般和颜悦色,他本该知足,可念头一转——若非他如今重病,父王恐怕还不会这样重视他……这个念头,像是开启了一道闸门,心中的委屈怨念,全都一股脑涌了出来——

“若躺在这里的人是皇兄……父王恐怕早就过来探望了……”
“我知道,论能力,论才情,我都不能和皇兄相提并论,甚至也远不如缜弟……”
“我这样的人,是生是死,有何关系……”
“父王……是不是只有我快要死了,你才这般关注我……”
“若我死了,你会像思念皇兄一般——”

“啪!”
一记耳光,打断了北冥华的喃喃自语。这一下,父子都呆住了,北冥封宇看着北冥华脸上浮现的红印,心中百感交集——北冥华所说的字字句句,都像是穿胸利刃,他竟不知,自己的儿子会是这般想法。就在刚才,他竟有一种错觉:若放任华儿胡说下去,他就会失去这个儿子。
沉默半晌,北冥封宇抬手抚上北冥华红肿的脸颊:“抱歉……”
北冥华抬眼看着父王,仿佛从未见过他似的。上一次父王与他这样亲近是什么时候?北冥华努力回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华儿,”他听见父王叫他的名字,“父王知道,我对你,对缜儿,都不像对觞儿那般亲近,但是,父王希望你明白,在父王心里,你们都同等重要。父王已经失去了觞儿,失去了异儿,我不想再失去一个儿子……华儿,答应父王,别放弃,别丢下父王……”
这是封王之后,北冥华第一次离父王这样近,近到他能看清父王眼中的水光,心中一直存在的缺口,似乎就在那一瞬间被补满了,他张开双手,拥抱了他的父亲——
“华儿知道了。”

突然被北冥华叫去,梦虬孙心里一百个不乐意,但是也多少也有点奇怪——北冥华的病情他是听说的,医术高明如砚寒清,至今也没找出什么办法,听人说,皇二子现今情况已经十分不好……该不会是找自己交代后事的吧?
梦虬孙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连忙摇摇头,把这个想法赶出去:呸呸呸,祸害遗千年,就北冥华那个骄傲得像公鸡似的家伙,要是真的病入膏肓,才不会让自己这个对头看见。
可进了寝宫,北冥华形销骨立的模样,着实让梦虬孙大吃了一惊,可一张嘴,还是同样的趾高气昂:“本皇子叫了你几次才肯过来,梦虬孙,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怠慢无礼。”
“看到鬼!你——”面对这样的北冥华,梦虬孙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本皇子只是想告诉你——”北冥华坐了起来,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原本苍白的皮肤,也有了一点血色,“你那时所说,根本是凭空臆测,无稽之谈!”
“啊?”梦虬孙莫名其妙,“我说什么了?”
北冥华像是没听见,自顾自继续说着:“父王从不曾忽略疏远于我,更不曾放弃我……你有接纳你的朋友,本皇子……本皇子也有一直关心我的亲人!”讲得激动,北冥华弯着身子一阵猛咳,最后竟吐出一口血来,梦虬孙大惊失色:“北冥华!你……你别死!我去找太医令!”

看着梦虬孙惊慌失措的背影,北冥华在心里嘲笑了一下。他擦去唇角的血迹,靠在床边的软垫上,闭上双眼——
这些话,果然还是讲出来最痛快了……
我就知道,梦虬孙是为了气我,胡说八道。这一次,终于反驳回来了……
除了皇兄之外,缜弟、父王,也一直在关心我……
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如果能早点知道……
如果能活下去……
……

北冥封宇和北冥缜先后赶到的时候,北冥华早已没了气息,他的唇边噙着一丝微笑,眼角却带着两道泪痕……

评论(1)
热度(15)
  1. 海东青白锦御 转载了此文字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