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北冥异】异儿

【北冥封宇】

他站在牢房之前,听着牢内的异儿一声声怒骂,一句句控诉。年轻的面容,因为仇恨而可怕的扭曲着,他注视着异儿,眼前却浮现出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的场面——

那已是“三王之乱”最后的尾声,他第一次踏进皇弟的王府,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地狱图——烈火焚过的庭院间,曾在王府生活的人,还保持着他们生命最后的姿态:自缢的挂在梁上,随风晃晃荡荡;服毒的蜷成一团,唇角的黑血犹自滴落;想要逃走的,最终也躲不过亲卫的刀剑……大多是宝躯和波臣的女子,几人身边,还带着一个幼小的孩子……
血腥和焦灼的味道冲进鼻子,让他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不敢细看,只想立即离开。

“大人……”一声微弱的呼喊。
他循声望去,看见在角落里,一名女子正苦苦挣扎——她的姿势很怪,弓着身体,像是在保护什么东西。
跨过众多尸首,他向那女人走了过去——看样貌,她该是一名波臣女子,五官精致秀气,若不是异样灰白的脸色,该是一名明艳动人的美娇娘。
而现在,那美丽的女子正手脚并用地向他爬过来,拼命地把身下的东西朝他推过来。他这时才看清楚,她身下护着的,是一个瘦小的孩子——那孩子和女子同样中了毒,双目紧闭,脸上泛起淡淡的青黑色,但似乎中毒不深,尚有生机。
女子努力想把怀里的孩子送到他的面前,但双臂像是不听使唤,兀自颤抖着,丝毫不能抬起。
“大人……”她哀求地望着他,唇齿间溢出暗色的血,“大人……救救我的孩子……”
他低头看着这对母子——这个孩子,显然北冥无痕之子,即使他还那样小,眉眼之间却也依稀显出了他父亲的影子。他的母亲显然并不认识眼前的海境之主,所以只把面前的人,当成了唯一的救星,而在两人之间的小小孩童,此刻正闭着双眼,在浑然不觉中挣扎于生死之间……

他做下了决定——稚儿无辜,这本就不是什么艰难的选择。

“异儿……”他将孩子抱起的时候,女人拉着孩儿的小手,低声唤他的名字,“异儿……异儿……母亲愿你……与那个人不同……”

此后,北冥封宇多了一个儿子,太虚海境多了一个四皇子……

“杀父仇人”,面前早已长大的异儿一遍又一遍地这样叫他,愤怒的面孔被铁栅分割,再难以和当年那个小小的孩童重合,却是……像极了十七年前,同样与他如此相对的北冥无痕。

异儿,异儿……终是辜负了生母留下的名字……

评论
热度(4)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