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缜华缜】青花瓷

我隔着玻璃,看着这惊世奇珍——那是一只几乎和人一般大小的瓷瓶,浑然天成的造型,洁白如玉的胎体,精致细腻的青花纹样……
友人问我,知不知道这件青花水磷烧瓷瓶,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我听说过水磷烧的制作方法,便点点头——旧时海境贵族,以波臣人骨混入瓷泥,烧制之后,瓷质细腻光泽,是为水磷烧。
水磷烧,只有用生命献祭,才能得出这样绝美的珍品。
友人摇头:“这一件不同。”

友人说,制这瓷瓶用的骨灰不是波臣,而是皇族鲲帝——

这瓷瓶是从海境一个皇子的墓穴里出土的,那皇子是某一代鳞王的第二个儿子,生前失势,死后几乎没什么陪葬,只有这大瓷瓶,是和他一起葬进棺材里的。
烧进这瓷瓶里的,是他的三皇弟,活着的时候,是镇守一方的边关大将,那时有乱党煽动平民,起兵造反,这位三皇子,与叛军血战几昼夜,最终战死沙场。有传闻说,三皇子死时,已是体无完肤,面目全非,所以手下的人为了保他体面,将他火化之后才送回了皇城。
三皇子的葬礼一直到战后才举行,之前骨灰都只供奉在宫里,到了下葬的时候,葬礼场面之大,甚至超过了后来鳞王的葬礼,后来又陆陆续续追封许多名号,导致到现在,有些地方还把他当神明供奉……
不过,当时没人知道,他们葬下的,不过一抔泥土,真正的骨灰,却是被二皇子设法换出,制成了海境最后一件水磷烧。
那时三王争储,四皇子谋反伏诛,三皇子战死,剩下的皇子年幼,二皇子已成了太子的不二人选。事实上,在水磷烧的事情被发现之前,他的确做了几年太子,但是没什么大建树——据史料所载,可能精神也不大好,整日待在房里,自言自语。
直到后来事情败露,鳞王震怒,废了他的太子之位,把他遣回封地,闭门自省。瓷瓶照理说是要重新安葬的,可不知怎么,就跟着二皇子回了封地。
那件事,就算皇室三缄其口,照样在民间传得沸沸扬扬,三皇子在民间威望极高,时人听闻二皇子与三皇子素来不睦,便说必是二皇子以此报复,让他的三弟不能入土为安,不能转世轮回。那二皇子在封地圈禁几年之后便死了,有人便说,这是他作恶的报复,也有人说,那是三皇子魂魄索命……
直到现在,许多供奉三殿下的地方,都会在神像跟前,放上一个大瓷坛子,上面画着二皇子的跪像,这是百姓在替三皇子报仇——叫二皇子也生生世世困在瓷器里头,还要让他在三殿下面前下跪认罪。

听友人这样介绍,我忽然想起来,似乎的确是在乡下的庙里见到过类似的坛子,可不知为何,我看着面前精美的瓷器,心里不由得怀疑这个流传了几百年的故事——若是痛恨,为何做得这样绝美?若是痛恨,又何必与他生死不离?

那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位华服青年将硕大的瓷瓶拥入怀中,虔诚却又疯狂地反复亲吻,我看见,青年吻过的地方,青色的釉彩融化开来,沿着瓶身慢慢流淌,如同泪痕……

评论(1)
热度(15)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