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北冥觞退场周年祭】他们


【飞渊】

“我觉得你从外面回来之后有些不一样了。”师姐这样说。
“有吗?”她歪着头,眨眨眼睛。
“好像比以前更活泼了。”师姐笑笑,“好事。”

她和师姐并排向前走,遇见练剑的飞凕师兄,飞凕师兄叫住她的时候,师姐便找借口先走了——飞凕师兄有时候看上去疯疯癫癫的,好多人都怕他。
“你不太高兴。”飞凕师兄这样说。
“有吗?”她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飞凕师兄收起剑,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你很悲伤,为什么要隐藏呢?”
“师兄……”飞渊仰起脸,“这次出去,我学到了一件事:坏的事情总会发生,哭并不能让事情变好,但是会让关心你的人为你伤心。”
“但隐瞒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飞凕师兄轻声一叹,像是回忆起了其他的事情,“关心你的人,会希望你向他坦白你的心绪。隐瞒,是对他的伤害。”
她安静下来,低头想了想,微微点了点头。

回到房内,她拨开满桌因泪痕而变得褶皱模糊的信笺,又一次拿起毛笔,铺开一张新纸,一笔一划地书写——

阿觞:
一年过去了,我还是很想你,想念一个人的感觉比书上写的难过多了。
你不想看到我哭,所以我一直在笑,但是现在笑比哭更让我难过,我知道你更不想让我难过,所以我还是哭出来了——你看,满纸都是。

她擦了一把脸上的眼泪,提笔继续——

但是我有在好好生活——你说要给我幸福,虽然你食言了,但是,我还是会让自己过得幸福。
更多的事情,我想你在天上都会知道,所以,剩下的部分,我都要用来写你的名字: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阿觞…………

纸鹤载着思念,飞出窗口……



【北冥华】

太子寝宫里,午砗磲正指挥着侍从将原先灵堂的布置一一撤出,他站在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把祭祀之物搬出去,再把他常用的东西搬进去。
桌案上的香炉被搬走,午砗磲小心上前,想要请走前太子的灵位。
“不用了。”他开口阻止,“就放在那里吧。”
“可是太子,这……”
“从前我回宫时,皇兄总留我在这里,现在,我留皇兄与我同住,有什么问题吗?”
午砗磲心里知道这于礼不合,却又不知如何劝阻,斗争半晌,还是退了出去。

“皇兄啊……”他站在灵位之前,手指抚过木牌上“北冥觞”三个字,“一年了,你从来不曾到梦里看过我,现在我成了太子,能够搬来与你同住,今夜,你该来见见我了吧?”



【梦虬孙】

身边众人热烈地讨论着今后如何计划,中间夹杂的对北冥皇室的谩骂让他听着心里发酸——他有一百个理由痛恨皇室,可有那么一两个人,让此刻的他感觉煎熬。
他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他不想回忆一年之前的今日,可他却控制不住地反复地想:如果那一天能有所不同……

他在北冥觞死后才不得不承认,他是自己在皇城唯一的朋友,但即使是朋友,他依然觉得北冥觞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满嘴谎话,一肚子的坏主意,真讨厌!”
但他记得,寒潭之外,坦白忏悔的北冥觞。

“纨绔子弟,一点责任感也没有!”
但他记得,金雷村中,守卫海境的北冥觞。

“哼,总是把事情扔给别人,自己跑得远远的躲起来!”
哈,这条好像没什么可以反驳的了,他都丢下那么重要的海境子民,躲得那么远了……

“果然……就是个混蛋……”
一饮而尽的苦茶,带着咸味。

评论(1)
热度(16)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