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北冥异】异儿

【婷妃】

她很早就嫁给了北冥封宇,比后来的皇后贝璇玑还早两年。那个时候,北冥封宇甚至还不是太子。
她与他同样是鲲帝一脉,细论起来,她还算是是他的表姐。大概也因为这层关系,她以夫君待他,他却以姐妹待她。
她当然生过气,也嫉妒过那个夺走他真心的女人,可后来,便也释然——毕竟,感情无法强求,而他也从来不曾薄待自己半分。

后来,宫里多了其他女子,再后来,她们就有了觞儿,有了华儿,有了缜儿。她看着软软小小的婴孩,心里满是羡慕——若她也能有个孩子……

可当战祸降临,她就再无暇去想,只是整日忧心忡忡地看着北冥封宇匆匆来往于朝堂与清卯宫之间——她不如未珊瑚聪明,帮不上他什么,但若是乱贼当真进了皇城,她可以为他去死。

好在终究一切平定,他安然回来了,而与他一同出现的,还有他怀中那个弱小的孩子。

他未对她隐瞒,只是恳求她照顾这个孩子,北冥无痕的孩子。
她看着这个孩子,心中有些酸楚:她想要孩子,一个他们两人的孩子,而不是替他看守一个死去兄弟的遗物。
但她仍是答应了,她从来不会拒绝他。

起初,那孩子因为余毒未清的关系,整日不是昏睡就是哭闹,哭声又细又弱,像是一只被遗弃的小猫。她一度以为他活不下来,也曾几次在他高烧不退的时候,想要放任他死去——养虎为患啊,她这样担忧。
但听着孩子细弱的哭声,她又不忍——那孩子才那么小,又被亲生父亲加害,侥幸才活到现在。
“天意让他活下去吧……”她这样对自己说,用手巾浸了冷水,敷在他滚烫的额头上,一次又一次,一直照顾到天明。
“母亲……母亲……”那孩子在梦中呼唤,叫的不是她,她却下意识回应:“异儿乖,母亲在这里。”

异儿终于还是好好的长大了,在一声一声的“母妃”里,她开始忘却曾经的疑虑——这是她的孩子,即使不是血脉相连,她的异儿,依然是她最疼爱的孩子。

直到,她的异儿,用最极端的方式提醒她:他到底,还是北冥无痕的儿子。

“对异儿隐瞒真相,是本王错了吗?”北冥封宇这样问她。
“事态演变到如今的局面,本王最对不起的人,是你……”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替他斟上一杯酒。
“鲲帝之血,洒得太多了……”她听见他轻声叹息。
“王,”她终于开口,“臣妾想要去看看异儿。”

评论
热度(4)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