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觞渊】九界拾遗记(六)

【六】龙神庙

飞渊爱玩,但比起爬山看海这种亲近自然的活动,她更喜欢人文景观,最喜欢去一些游人不多的古迹,追寻一下古人的印迹。不过,她的同学朋友对此的兴趣都不大,导致她只能独自去一些靠近市区的地点——虽然她是武术冠军,女孩子家一个人跑去荒山野岭还是太危险了。
所以,跟梦虬孙熟络起来之后,飞渊立刻拉着他陪她去她向往已久的两座古庙。
古庙的所在地,离飞渊所在的城市还是挺远的,开车要将近四个小时,梦虬孙坐在副驾驶上,从车门的储物格离抽出了三四份不同年代的地图,比对飞渊在每一份地图上画的标记,惊讶道:“没想到道域地界离海境这么近?”
“是啦。”飞渊很少开高速,不免有些紧张,回答梦虬孙的话时,眼睛也还是盯着前方,“我们要去的地方,往前推个几百年,也是海境的疆土——其实本来没这么近,但是后来几次大地动,原来的地形被打乱,地域之间的屏障消失,海境的边境就和道域接壤了。你活了这么久,难道不知道吗?”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还试图靠一己之力,把地动造成的裂缝拉回到一起呢!”北冥觞从戏珠里冒出来,挤在两人中间,讲笑话似的描述地动的场面,“肉体凡胎,硬要与自然抗衡,险险就被撕成了两片!”
“我那是为了救人!”梦虬孙瞪了北冥觞一眼,“本来想让你带领居民撤离,谁知道你根本离不了戏珠多远!我只能死命拉住,等他们跑完了再松开。”
这下飞渊也忍不住看了梦虬孙一眼——他们两个讲的云淡风轻,但那几场改变九界的灾难,就算历史书上的文字不够直观,各类电影电视剧的画面也足够体现它们的可怕。如果他们两个不是在吹牛的话,那梦虬孙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啊?

第一站的龙神庙还算是一个景点,外墙上钉着一块瘪了一个角的“历史文化遗产”的牌子,门口的售票处玻璃上贴了一张退了色的“凭身份证件领票入内”,窗口里,一个老头正在一台旧电脑上看电视剧,见两个人走近,从手边的票本上撕下两张递出去,连证件也懒得查看。

龙神庙只是一个百姓筹建的小庙,规模不大,只是一间正殿和左右两间偏殿。现在左右的偏殿,一间成了陈列厅,一间成了讲解员休息处,只有正殿还保留原样。
休息处里只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工作证上写着她叫常欣,看到这个名字,梦虬孙稍稍愣了一下。
见有人来,常欣很高兴的样子,立刻站起来打招呼,主动要求带他们参观。

“这座龙神庙距今已经有九百多年的历史了。”站在正门的屋檐下,面对整个龙神庙,常欣将庙宇的历史娓娓道来,“最初,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属于海境。古时候的海境,空气中含水量极高,不适宜树木生长,也不利于木材的保存,所以,海境的建筑,都是砖石结构的。但是,这种砖石结构的建筑,抗震性能并不好,所以这座庙能经历数次灾难性的大地震而基本完好,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听着常欣的介绍,梦虬孙和北冥觞对视一眼——在海境这么久,对砖石的房屋习以为常,听人解析背后的原因和利弊,倒是颇为新鲜。
“跟其他保存下来的古庙比起来,这座龙神庙的规模可以说是小得有些可怜了,原因是这座庙是由海境最底层的波臣百姓集资修建的。过去海境分为四脉:作为皇族的鲲帝——”
飞渊看看北冥觞。
“担任相位的鲛人——”
梦虬孙无声地冷哼了一下。
“还有作为普通官员和富商的宝躯,而地位最低下的就是身为平民的波臣。”
飞渊凑到梦虬孙跟前,低声问他:“你属于哪一个?”
“哪个也不算。”
“啊,对了——”常欣突然又想起一条,“曾经海境还有比波臣地位更低的一群人,被称为贱族。但是他们不是靠血统划分,而是因为获罪,或者是不同血脉之间的混血儿。”
飞渊又转头看梦虬孙,见他面色阴沉下来,心里猜出缘由,便没再开口。
“在门口说了半天,我们这就到正殿去看看。”常欣领着他们走到正殿,却又在门口停住了,“殿内供奉的龙神像,是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体积最大的彩绘泥塑。我们先进去看一下,拜一下龙神,出来之后我再给你们将龙神的故事——我总觉得在别人眼皮底下议论他的事情,不太好。”
听她说得认真,飞渊忍不住笑,心里觉得这姑娘真可爱,梦虬孙也不禁勾起嘴角。

正殿没有窗户,也没有其他的照明措施,阳光被屋檐和门框挡了,只能照亮地面。龙神的塑像有一人多高,又被放在半人高的神台上,上半身在阴影里,隔着防护用的铁栅栏,难以看清面目。他身后还立着一个随从模样的人,细节就更难看清了。
常欣转身去门口的桌子下面拿了三个小碗,拎起桌上的水壶,给碗里倒上水,端起两个碗,递给梦虬孙和飞渊一人一个。飞渊看看碗里,黄绿色的颜色,以为是酒,但凑到鼻子底下闻了一下,原来是茶。
梦虬孙不用像飞渊那样凑近了去闻,却也认出是茶,而且认出是什么茶,吃惊不小:“百里闻香?!”飞渊虽不懂茶,但也听过百里闻香,知道那是一种很贵的茶,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常欣点头:“传说龙神不好酒,独爱百里闻香。殿后面栽了一棵九百年的茶树,这里的百里闻香都是古法自制的。不过这壶茶是专门敬神用的,放很久了,不能喝了。”
“哦……”飞渊稍稍有点失望。

常欣端起剩下的一碗茶,双手举到齐眉的高度,恭敬地向神像鞠躬行礼,飞渊也有样学样。梦虬孙虽然对什么龙神嗤之以鼻,但在常欣面前也不好表现出来,也跟着她们敬礼。倒是北冥觞,仗着常欣看不见他,悠悠的飘过护栏,到半空中去看那神像的面孔。
常欣站直身体,把茶浇在地上,飞渊也跟着学,梦虬孙还没站好,北冥觞忽然飘到他身边:“你看看你拜的是谁——”
梦虬孙抬头,仔细看了一眼那神像:粉白的面孔,瞪得溜圆的眼睛,与其他神像并无两样,唯一的区别,是额头正中一支蓝色上翘的角——
梦虬孙手里的碗“啪”的掉在地上,好在是塑料做的,没有打碎,骨碌碌滚了几圈,扣在了神台边上。
“先生你没事吧!”常欣吓了一跳,凑过来查看梦虬孙,正好看到梦虬孙遮在兜帽下面的那支角,当时呆住,然后下意识看向神像,“你……”
飞渊这时也适应了光线,看清了那神像,见常欣的反应,赶紧上来解释:“我就说这个龙神跟他很像,他不相信,所以我们才要来……喂,这回你信了吧!”
梦虬孙顺着飞渊的话点头称是,却再无法在这殿里停留片刻,转身出了正殿。临出门时,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一眼,又看到龙神身后彩绘斑驳的侍从,一手持刀,一手按剑,只觉得嘴里发苦,像含着一口失了香气的百里闻香。
常欣只道是梦虬孙看见那塑像与他相像,心中抵触,便上去解释道:“其实,这位龙神不是什么神仙鬼怪,他也是鳞族之人。他是鲛人与宝躯的混血,有说法说他是因混血而再现的虬龙血脉。但因为是混血,所以沦为贱族。正因为出身寒微,他深知百姓疾苦,对当权的鲲帝鲛人非常不满,决心推翻鲲帝的统治,结束海境的血统之分。虽然并没有成功,但他此后游走民间,对抗权贵,保护波臣百姓。百姓感念他,所以尊他为龙神,为他修了这座庙。方才主像后面的塑像不知道你们注意没有,那是他的侍从,随他一起行侠仗义的。”
可常欣越说,梦虬孙的脸色越难看,两只手死死地攥成拳头,一言不发地向外走。
常欣见状,有些不知所措,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大的反应,还是飞渊上去安慰:“抱歉啊,他这个人就是有点神经兮兮的,不是你的错啦!你讲得很好,很清楚,我学到很多东西呢!”
常欣这才放下心来,跑到休息室,拿了一本小册子送给飞渊:“这个是更详细的介绍,之前是拿来卖的,但是现在没什么人来,卖也卖不出去,送给你拿回去看好了。”
飞渊谢过常欣,去追走在前面的梦虬孙。梦虬孙走到大门口,忽然停住,害得飞渊险些撞到他身上。
“昔苍白。”他回头告诉常欣,“另一个人叫昔苍白。他不是侍从,是兄弟。”


————————————————

咸鱼很久,又开始更了

虽然是觞渊文,但是梦虬孙倒更像是主角了,毕竟他是唯一记得一切的人……

评论(4)
热度(12)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