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百日觞渊第七十五日】九界拾遗记(一)

【一】看到鬼

“飞渊。”面前的少年含笑唤她,“陈年的花雕酒,不来尝尝吗?”
她欣然应允,与少年对坐共饮——馥郁醇厚的黄酒漫过喉舌,她忍不住赞叹:”真是好酒。“
“那是当然,”少年骄傲地抬起下巴,“本太子招待佳人之酒,怎能不是上等。”
看他的样子,她不禁失笑,少年也觉得讪讪,便又转移话题:“你可知花雕的典故吗?”
“咦?”她难得被问住了,“怎么,花雕酒还有什么故事吗?”
“在一些人家,儿女出生时,便在地里埋上几坛黄酒,待儿女成亲之时掘取,以宴宾客。若是女儿,此酒便名曰女儿红;若是儿子,便为状元红。”
“那花雕呢?”
“若儿女未及嫁娶便早早夭亡,这酒便名花雕。”
听到这个解答,飞渊举到唇边的酒杯一顿,分明只是一个寻常典故,她却控制不住的落泪,眼泪顺着面颊,滴滴答答,尽落在她手中的酒杯里。
少年笑了,伸手替她拭泪:“飞渊,你醉了,我送你回去。”
“我没……”
不由她争辩,酒杯,石桌,还有眼前的少年,渐渐离她而去,她伸手去抓那少年的衣袖,却什么都抓不到。泪眼朦胧间,她依稀看见少年开口与她说了什么,但她听不见声音,甚至,她到现在才意识到,她竟是连少年的脸也看不真切……

“哔——哔——哔——”
闹钟发出了刺耳的铃声,在飞渊睁开眼睛的同时,“防赖床装置”旋转着飞上了天。飞渊在警报一般刺耳的闹铃声里跳起来,手忙脚乱地捕捉那个四处乱飞的螺旋翼,恶狠狠地把它按回闹钟的头顶上,就好像是把它按进送她这个可恶闹钟的飞凕的脑袋里。
如果飞凕知道飞渊此刻的想法,一定觉得很冤枉,不过是想给他习惯性睡过头的小妹一个一个实用的生日礼物,周末忘记把闹钟关掉并不是他的错啊!
不过也多亏这个闹钟,没让飞渊一口气睡到下午,错过道域博物馆海境文物特展的最后一天。因为她难得在周末早起,早早到了博物馆,展馆里的人还没有很多——特别是没有跑来跑去的小孩子,这让飞渊顿觉神清气爽,决定稍微原谅一下飞凕和他的闹钟。

作为土生土长的道域人,飞渊从小却对海境的历史文化有一种特殊的兴趣,她把原因归于她身体里可能存在的海境血统。尽管她的老爸极力否认,并一再强调他们家道域血统的纯正,但是飞渊可不以为然:在九界逐渐融合的千百年里,各地接壤,各族通婚,除了某些族裔还保留了古时的一些特征之外,全部同化成了如今的人族——换句话说,现在从街上随便拉个人出来,他的身上有可能存在妖族魔族鳞族人族各种基因,哪有什么纯正血统。

这次展出的是去年年末新发掘的海境皇陵,但到目前为止,真正的鳞王陵寝还在发掘研究,现在展出的,只是已经发掘完毕的后妃陵寝。但只是这样,已经足够让飞渊兴奋——这次出土了大量的陪葬珠宝,甚至还有一套传说中的“鲛绡”所制的衣裙,只这一件,就足够让飞渊两眼发光。
但当飞渊站到鲛绡衣裙的展柜面前时,目光却并没有落在精美的服饰上,而是透过巨大的玻璃罩,定定地盯着展柜另一面站着的一个衣着华丽的男生——看到他的那一刻,这些日子一直入梦的那个少年郎的面孔终于清晰,慢慢与眼前这个人的面容重合……
换成别人,可能会觉得自己疯了,晃着脑袋把这个想法驱赶出去,然后继续看展览,但飞渊不是别人,所以她选择直接绕过展柜,走到那个男生面前:“抱歉,但是……我们从前见过吗?”
男生看起来有点迷茫,但更奇怪的是周围的人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飞渊被看的有点发毛:“怎么了吗?”
意识到她确实在和自己说话,男生的嘴巴惊讶地张大了,他回过头,向身后大声喊了一句:“喂,梦虬孙,这有个人能看见我!”
飞渊为他大声喧哗的行为感到尴尬,却发现周围的游客好像一点反应也没有。这个发现,让飞渊感觉有点诡异,她现在才注意到,这个人身上的衣服不止是浮夸到扎眼,仔细看看,根本就是古代打扮!
二十多年来听到过的鬼故事开始过电影一样的在飞渊脑海中闪现,她不知道现在是应该调头就跑,还是强装镇定,弄清楚眼前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情况。在她还未下决定的时候,从展馆另一边走过来另一个年轻男生,穿着一件帽衫,兜帽罩下来一直遮到眼睛上面——大概是刚才鬼魂口中的梦虬孙。飞渊确定这次这个是人,因为他刚才走过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另一个人,而且她能看到他在地上投出的影子。
“看到鬼,你不会又做了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吧?”梦虬孙的耳朵里塞着耳机,假装在和什么人打电话,而周围的人也对他“在展馆里打电话”的行为报以侧目,这让他不得不压低声音,“先出去找个地方再说。”

飞渊并不是很想和他们出去,特别是在对方有两个,而且其中一个不是人的情况下。但转念想想,如果没有跟去,被鬼缠上了,好像是个更糟糕的结果。既然要在两个糟糕的选项里选一个,那还不如满足一下好奇心。更何况,她还有作为道域器械类武术冠军的底气在。

后来的事情证明,她可能刚刚做出了九界中最重要的决定……

【TBC】

评论
热度(7)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