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百日觞渊第七十九日】九界拾遗记(二)

【二】北冥觞

飞渊看看手里的球,又抬头看看眼前的古代男生,感觉自己似乎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她不是很懂为什么那个叫梦虬孙的人要把这件东西塞给自己——多半是为了摆脱随球附赠的鬼魂,至于那些灵魂啊转世啊之类的屁话,只不过是他的借口而已。
可叹自己当时被吓住,居然鬼使神差的从他手里接了这个蓝色的布球,以至于“引鬼入室”。

“所以,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着这个球?”
“这叫戏珠,”鬼魂纠正她,“据梦虬孙说,这是我生前从不离身的东西,现在灵魂寄于其上,就更离不开了。至于我嘛,海境太子,北冥觞,在博物馆的时候已经介绍过了。”
飞渊掂了掂手中的戏珠,觉得一个人,哪怕是个死人,被禁锢在一个物件上面,是一件很可怜的事情:“所以你托梦给我,就是为了让我把你从这戏珠上解脱出来?”
“托梦?”北冥觞一脸莫名其妙,“我连脱离戏珠太远都做不到,如何入梦?”
“那我每天晚上梦到你是怎么回事?”
“那也许是我与姑娘当真是前世有缘。”
虽然前世今生是飞渊最爱的小说情节之一,但飞渊并不准备买账:“如果我是你的熟人转世,那你怎么不转世投胎?”说完她就后悔了——如果他说自己心愿未了让自己帮他完成什么不可能的心愿可怎么办。
好在北冥觞说出来的是另外一番话:“梦虬孙说我三魂缺一,无法转世,若不是被人用特殊手法寄魂于戏珠,恐怕早就魂飞魄散了。”
如果是别的什么人说出这番话,飞渊一定会嘲笑他是仙侠小说看多的中二病,但换成货真价实的古代鬼魂,飞渊不但相信,而且对他充满同情:“那不就和坐牢一样,而且还是无期徒刑……”
“哈。”北冥觞笑了一下,接过她的话,“而且还有一个非常糟糕的狱友。”
在北冥觞的吐槽里,飞渊惊奇的了解到,那个看上去很年轻的梦虬孙,居然与北冥觞是同时代的人,年龄甚至比北冥觞还要大好几岁——除了鬼魂,她还认识了一个不老不死,生活了一千多年的老妖怪……飞渊觉得她的世界观正在被重塑。

作为一个适应力极强的人,飞渊很快就习惯了和鬼魂同居的日子。最初她还担心北冥觞会借着灵魂之便,偷看她换衣洗澡上厕所,但实际上,北冥觞还是一个十分君子的鬼魂,从来不曾踏入她的卧房半步。
“姑娘的闺房,外人怎能随意进入。”北冥觞这样说。
虽然按照现代的观念,这是个过时的说法,但北冥觞说这句话时的神态语气,十分满足飞渊对“翩翩佳公子”的幻想。
而且,她很快发现,这个古代来的“翩翩公子”,不但了解现代科技,能指点她修电脑,而且,如果鬼魂能操作电脑,他一定也是游戏大神。

在指点飞渊顺利打败几个难推的Boss之后,北冥觞在飞渊崇拜的眼神里耸了耸肩:“如果你也看着梦虬孙打了三十多年游戏,你也能这么厉害——其实梦虬孙的技术还不如我呢,每次不听我的话就一定会输……”

【TBC】

评论
热度(5)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