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百日觞渊第八十八日】九界拾遗记(四)

【四】晶珠凉


校园里新开了一家甜品店,走的是民族路线,打出的是“古食古法”的招牌,作为热爱古风和甜食的美少女,飞渊自然是不会错过这样一家店。
于是,她把与梦虬孙约见的地方选在了这里。

菜单上的点心都是些没听说过的名目,什么“素心软”“八味酥”,但最上面画了红圈加了重点的,却是一道叫“晶珠凉”的糖水。介绍里说,这曾是海境宫廷中的一道甜品。
从图片上看,晶珠凉只是一碗清澈的白水,没什么特别之处,飞渊想要尝试,但是又有些犹豫,可转念想想,既然是海境宫廷甜品,又是这家店的特别推荐,那一定是有它的原因。(她曾经想要询问北冥觞,但看到他与自己同样纠结的表情,意识到关于晶珠凉的记忆,恐怕也跟着那一魂一同消失了。)

梦虬孙在晶珠凉端上桌的同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他看了一眼桌上透明的糖水,“啧”了一声:“这里居然还有晶珠凉。”
飞渊拿起勺子,戳着碗底像果冻一样的小珠子,听见梦虬孙的话,抬头看看他:“怎么了?不好吃?”
梦虬孙没说话,旁边的北冥觞先笑了:“你问他好不好吃?就梦虬孙,除了老鼠药,能入口的东西他都觉得好吃。”
“咦?千年老妖居然还有吃货属性。”
梦虬孙觉得飞渊看他的眼神好像发生了些许变化——她大概用眼神给自己脸上贴了个“萌”字。他狠狠瞪了北冥觞一眼,但因为别人看不到鬼魂,反而是邻桌讲电话的姑娘被他瞪得一缩脖子,压低了声音。梦虬孙觉得有点抱歉,在心里又记了北冥觞一笔。
店主拿来菜单,梦虬孙扫了一眼,随便点了两份点心,便把菜单还给她,转过脸来问飞渊:“我还以为你会能躲我躲远就躲多远,没想到你还会主动来找我。出什么事了?死孩子给你找麻烦了?”
“给飞渊姑娘找麻烦的人是你吧?!”北冥觞立刻还击。
“不是啦!”飞渊摆摆手,“我是想问……他讲他把他的魂魄分给我,是真的吗?”说完又立刻补上一句:“不许骗我!否则我就……我就去找道士把你们封印起来!”
梦虬孙正在消灭刚端上来的第一盘点心,听见飞渊的话,嘴里的点心渣子差点喷出来:“你?找道士?要说封印,一千年前的你要是这样讲,我也许真的会怕。”
“哎?”飞渊一脸不明,“什么一千年前的我啊?我可不是你这样的老妖怪!”
梦虬孙低头继续吃他的点心,等消灭了一盘点心,才重新抬起头:“你问北冥觞讲的话哦,都是真的,只不过具体的故事有点复杂,三两句话讲不清楚,改天我慢慢和你说。”看着飞渊一脸不高兴,又赶紧加了一句:“不会让你白白跑来一趟,甜品的钱我来付。”
“这个不重要啦……”飞渊用勺子搅着碗里的甜汤,看着那些透明的胶珠在糖水里漂来漂去。
梦虬孙抻着脖子看了一眼她的碗里,腹诽了一下女孩子“矜持”的吃饭速度,招呼店主又加了一份晶珠凉。
待第二份晶珠凉上桌,飞渊看着梦虬孙狼吞虎咽地吃着八味酥,鲸吞牛饮的喝着晶珠凉,脑子里只剩下“暴殄天物”四个字。一旁的店主看着梦虬孙直皱眉头,显然也是同样的想法。

梦虬孙消灭了他面前所有食物的时候,飞渊还剩半碗晶珠凉没喝完,梦虬孙坐着无聊,便开始替飞渊讲解——
“晶珠凉,其实就是蜜水配上琼脂做成的珍珠,听起来不复杂,但是难就难在这两样东西的配制——熬制琼脂时,加入的冰糖需是像真的冰晶那样晶莹透明,不带杂质,否则凝成的珍珠就显得浑浊;而煮水的蜂蜜当中也要加入几种海境特有的草药浸泡,不但风味独特,更具有清热降火的功效。制作随不麻烦,只要控制放入晶珠的时刻,不要让琼脂融化,但选料上却费时费力又费钱,所以一直只有皇家才可享用。这家其实已经还原的不错”
“只不过——”梦虬孙减小了音量,“蜜水的味道还差了一些。”
吧台后面的店主姑娘已听梦虬孙讲解多时,听到这话,终于忍不住,从吧台后面走出来:“能找到的材料已经都找齐了,剩下一位药草,早就因为环境改变而灭绝了。”
“是啊。”梦虬孙点头感叹,“玲珑草在无根水之中才能生长,环境改变,无根水不存,这种药草自然也随之消失。”
“其实,我查阅资料的时候,发现玲珑草其实还有存世,只不过,作为生长在最后一片无根水中的珍稀植物,拿来做蜜是没什么可能的。”店主说也觉得十分遗憾——她是真的希望百分之百还原古方。
“换成枣花蜜,里面泡两片薄荷,味道类似,功效虽然不如,但薄荷同样清火。”
店主将信将疑,但还是觉得值得一试,便点了点头,说了声谢。飞渊更是早就听得万分惊讶:“没想到你还懂得这些!”
看着飞渊有些崇拜的眼神,北冥觞心里莫名有些不痛快,他仗着梦虬孙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和“空气”对话,翻着白眼吐槽:“千年吃货,吃久了,懂的当然多,只知道胡吃海塞,那不是赶上小狗了?”
“嘁!”梦虬孙暗暗回给他一对白眼,转回来接着和飞渊说话,“这道甜汤,当年的鳞王和二皇子北冥华都非常喜欢吃……为了帮弟弟讨父王的欢心,北冥觞当初还拿御膳房的晶珠凉冒充京王亲制,拿给王吃……”

“分兵伏击,后防必然空虚,正该是我取胜立功的好时机。众军士,随本皇子剿灭叛逆!”

墙上的电视里,正好播放着《京王探营》的戏——戏台上的北冥华,被杀得丢盔卸甲,慌慌张张地换上一件粉红绣花地女装,以袖掩面,扭扭捏捏地与鳍鳞会的小兵虚与委蛇。
飞渊听见唱词念白,忽然想起这个京王北冥华是个什么人物——出身宫廷,又生逢乱世,却是蛮横任性,毫无心机,闹出不少流传千古的笑话,这位海境皇子,称得上是九界中难得的一位妙人。
这《京王探营》便是根据这位北冥华的故事改编,说的是海境的京王殿下私自领兵,被叛军杀得丢盔卸甲,无奈男扮女装,混入敌营,与一位女扮男装的叛军将领结识,闹出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最后阴差阳错,因祸得福,抱得美人归。

“所以……戏里这京王是你的弟弟?”飞渊目瞪口呆的看着北冥觞。
“是……吧……”北冥觞犹豫地点点头。
飞渊终于想起来,为什么“北冥觞”这个名字这么熟悉——原来他就是海境那位死于“邪皇魔乱”的太子!因为关于这位太子的记载太少,她又不好意思在北冥觞面前搜索他的名字,所以一直没有记起来。
见飞渊似乎知道自己,北冥觞得意的冲梦虬孙一抬下巴:“看,本太子可比你有名多了!”
梦虬孙默默指了指电视——喏,你弟弟可比你有名多了。
北冥觞的冲他扮了个鬼脸。

结账离开的时候,电视里的戏也演到了尾声——北冥华与爱人各自恢复装束,换上大红喜服,拜堂成亲。
“哎,你见过京王真正的妻子吗?和戏里像吗?”飞渊问梦虬孙。
梦虬孙看了一眼电视,摇摇头:“戏文总有改编的地方——”

“北冥华他……一生未娶。”

评论
热度(10)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