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北冥觞登场两周年贺】一件小事

夜深,人静,一处隐秘之地,面对面的两个人,剑拔弩张——

“梦虬孙,你这叛逆之徒,父王赐你龙子尊荣,你却宁可与下贱的乱民为伍!”即使身为阶下囚,北冥华依然是一副居高临下,义正言辞的模样。
“看到鬼!”梦虬孙瞪着他——因为坐在轮椅上的缘故,比站着的北冥华矮了不少,在气势上就先输一截,这让他有些气恼,说话就更不客气,“龙子之位是王所封,和你这个败家子没关系,轮不到你在这里吠!倒是你,不老老实实在皇城呆着,跑到鳍鳞会送死,真正是脑袋坏掉喔!”
“你——”北冥华气得发抖,“反正落在你们这群叛逆手里,本皇子就没想活着回去,今天就跟你同归于尽!”说着,便作势要扑上去。
然而,梦虬孙动作快了一步,北冥华还没碰到梦虬孙,便觉得脖子上一重,下一刻便扑倒在轮椅上,后颈被洞庭韬光压住,挣扎不得。
看着站在身侧的梦虬孙,北冥华一脸难以置信:“你居然……”
“哈,没想到吧!”梦虬孙觉得终于扳回一城。
“放开本皇子!我要向众人揭发你,告诉他们你是装的!”北冥华扑腾着手脚,活像一只翻了个的乌龟。
“告诉他们?”梦虬孙低头看着北冥华,又好气又好笑,“这里可是鳍鳞会,你是要告诉谁?”
“我……我……”北冥华又急又气,却在说不出什么,索性把眼睛一闭,“要杀要剐随便,大不了本皇子下去找皇兄,告诉他他交友不慎,好心喂了一只白眼狗!”
一句“皇兄”,刺的梦虬孙心中一痛,一时没了言语。北冥华只当他是被戳中了痛处,不依不饶的继续诘问:“怎样,说不出话来了?当初元邪皇摧毁金雷村,你与皇兄还有父王都在,皇兄伤重不治,父王也重伤昏迷,凭什么只有你安然无恙?!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盘算好了!!!”
“看到鬼!!!”
金雷村之战,一直是卡在梦虬孙心上的一根刺,此时被北冥华这样拿出来质疑,顿时失了理智,手上的洞庭韬光扬起,重重一下落在北冥华身后。
虽说梦虬孙反应还算及时,收了几分力道,但这一下着实不轻,打得北冥华惨叫一声,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
“梦虬孙!你居然敢打本皇子!”

意外失手,梦虬孙有些讪讪的收了棍子,北冥华趁机连滚带爬的躲到一边,却也不敢乱跑,只能把自己藏在礁石后面,探出脑袋,冲着梦虬孙骂口不绝:“丧家犬!白眼狼!大皇兄真是看走了眼,交了你这个朋友!他尸骨未寒,你就把他抛到脑后,一门心思想着要夺他的海境,害他的亲人!呸,狼心狗肺!”
“看到鬼!我没有!所有的事情,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梦虬孙把洞庭韬光往地下重重一砸,吓得北冥华赶紧把脑袋缩回去,却还不甘示弱:“少狡辩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你都不记得了,还好意思自称是大皇兄的朋友!”
“什么?”梦虬孙一愣。
“你看,果然忘记了!”北冥华像是终于抓到了梦虬孙的狐狸尾巴,又得意忘形地探出脑袋,“连大皇兄的生辰都不记得,亏大皇兄每次还邀请你这白眼狼参加他的生日宴!”

梦虬孙没继续和他斗嘴——北冥觞的生日?是哦……看起来这段时间的混乱,的确让自己忘记了一些事情。那个死小孩要是还活着,到今天,正好二十五岁了……
上一次参加他的生日宴,还是在北冥华的封地……北冥觞,北冥华,还有当时还不叫误芭蕉的误芭蕉。
那可能是他参加过的最豪华的宴会,在给他皇兄过生日这件事情上,北冥华把他败家子的特性发挥到了极致:且不说堆成小山,让北冥觞根本带不走的礼物,单是那满桌的吃喝,就已经让梦虬孙大开眼界——鳞王崇尚节俭,便是宫中宴会,也不曾这般丰盛。
就连北冥觞也有些被吓到了,拉过他的华弟,小声告诫他该这样铺张。他还记得北冥华那臭小子是怎样回答的:“大皇兄的生日,当然要最特别!就算我们吃不完……还可以拿来接济乞丐。”说着,还若有所指地看了自己一眼。
哼,若不是看着寿星的面子上,那天他一定会好好教训北冥华!
不过……想起北冥觞后来做的混蛋事,梦虬孙又忍不住咬牙:呸!凭什么给那个死小孩面子!

这边北冥华见梦虬孙没了动静,以为他当真是哑口无言,心里头替大皇兄抱屈,气鼓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立刻疼得跳起来。
“若是大皇兄还在,本皇子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北冥华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心疼自己。
上一次见到大皇兄,也是他的生辰……大皇兄还带了那个讨厌的梦虬孙来自己的封地。
如果不算上不速之客梦虬孙,还有那个不知怎么混进来的误芭蕉,那应当是他办的最完美的宴会。许多东西,对他来说也是新鲜物什,好在皇兄很喜欢。
那时,大皇兄还处于逃家期间,一大堆礼物也没法带走,只挑了一枚戒指戴在手上……还不是最值钱的那一个……
哼!奢侈一点怎么了?他的大皇兄值得世界上最好的!如果大皇兄还在,自己现在肯定也会想办法,给他办一场漂漂亮亮的生日宴会……

如果他还在就好了……

北冥华蹲在礁石后面,把脸埋在手臂里,梦虬孙走到面前也毫无知觉……

“喂!败家子!”
“你……你还要做什么!”
“站起来,跟我走……看在太子的面子上,想办法送你回去……你给我乖乖听话!!”

后来的历史,记述了龙子梦虬孙救助京王的事迹,至于他们在鳍鳞会相逢之时说了什么,想了什么,没人知道,也没人在意。
毕竟,这只是那场震撼海境的动乱之中,一件毫不起眼的小事。

评论(4)
热度(19)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