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QAQ 大姐背后是一个家……

宇宙深坑:

大姐的部分也完成啦,明家套装秀齐活!

圣诞快乐嗷~


「双曼」刺绣

曼春很少出现在店里,她毕竟曾经是76号的处长,被认出来的几率要比曼丽大得多。曼丽在店里的时候,曼春通常就呆在后面,多数时候看书,后来在曼丽的抱怨下,又加了烧饭的工作——曼春做饭不怎么好,只是能吃的水平。曼丽吃饭的时候就笑她,现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煮饭也不行,当真就像个大小姐了。
收拾碗筷的时候,曼丽又说,要是不嫌吃饭晚,以后晚饭还是她来做吧。
曼春把手上的碟子放进水盆里,又坐回餐桌前,拿起搁在一边的书继续读,听见曼丽说话,点点头:"嗯,那就这么着吧。"

曼丽洗了碗筷,从厨房出来不见了曼春,上楼去却看见她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拿着自己还没绣完的手帕,正接着没绣完的地方,一...

2 37

「伪装者x北平无战事」脑洞片段(七)

后视镜里,阿诚看到木兰挽着何副校长的女儿孝钰向这边走过来。木兰也认出了阿诚的车,她眼睛亮了一下,又在孝钰注意到之前迅速隐藏,可脚步却不由得轻快了些。她绕到驾驶座旁边,曲起食指,在车门上敲了两下:"阿诚先生!"
"谢小姐,何小姐。"阿诚微笑,礼节性地向冲她们点点头。
之前明楼到何家拜访何其沧的时候,孝钰就见过阿诚,现在见他的车停在方宅门口,就知道明楼在里面与方步亭议事了。她不愿进去打扰,便拉了一下木兰:"明先生在里面和方叔叔说正事,我们等一下再进去。"
这倒正合木兰的心意,她越过汽车向院子里望了一下,对孝钰说:"我们先去院子...

7 20

“为什么不能是我?因为我是汪家人?你明家满门忠烈,汪家人就都该是叛国求荣——师哥,明楼,当年的你,可还没有这般狭隘啊!”

“你几乎杀了明台——”
“是,可他还活着。我还杀了你,可你也活着。”
 

“收起你的愤怒吧,今后我们共事的时间还长着呢。”

 

今天看见临渊姑娘给了双曼一个Happy Ending,忽然灵光一闪,把这个双曼脑洞完善了一下——

汪曼春曾经和明楼一样是进步青年,然而和明楼不同,曼春的革命理想不算坚定,遇见明楼之后,明楼就成了她的理想。两家结仇之时,曼春和明楼之间也因为观念问题也发生了争执,后来明楼远走异国,曼春信仰崩塌,萎靡不振。

在曼春最落魄迷...

8 10

「双曼」脑洞片段(一)

曼丽回来的时候,曼春已经挂了闭店的牌子,但门还没落锁,像是专门等她回来。曼丽推门进去,看见柜台上搁着半杯咖啡,曼春坐在柜台里面,手里拿着一本书在读,一副悠闲模样。
"看什么呢?"曼丽随口问了一句,随即意识到这句话的语气太亲密,立刻转过脸去,板着面孔去锁店门。
"于是,她放出末次的歌声,白色的残月听见,忘记天晓,挂在空中听着。那玫瑰听见,凝神战栗着,在清冷的晓风里瓣瓣的开放......"
曼丽有错愕,她本不指望回答。她回头看向曼春,那人却还是原来的姿势,眼都没抬,只是继续出声念读——
"回音将歌声领入山坡上的紫洞,将牧童从梦里惊醒。歌声流到河边...

2 13

闲的没事刷p一张双曼的~~~

5

给自己立个flag,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

“为什么不能是我?因为我是汪家人?你明家满门忠烈,汪家人就都该是叛国求荣——师哥,明楼,当年的你,可还没有这般狭隘啊!”


“你几乎杀了明台——”

“是,可他还活着。我还杀了你,可你也活着。”


“收起你的愤怒吧,今后我们共事的时间还长着呢。”


【看到 @临渊_瓷心不换 谈起双曼,忽然就开了这样一个脑洞——曼春曼丽强行复活。汪曼春依然不算好人,只不过换了立场,变成了曼丽的新长官~

曼春76号的身份虽然是伪装,但是恨明家却是真的。

感觉这种危险冲突的共事关系简直有趣极了!】


10 4

「伪装者x北平无战事」脑洞片段(六)

搬运工人进进出出,把大件小件一样一样搬上汽车,碧玉站在门口,反复叫着"小心小心"。孟韦看得直皱眉头,心里想着没必要拿这么多,可嘴上又不好说出来。阿诚看见他的表情,笑笑:"崔太太是要过去生活的,东西总要备齐。多带些也没关系,从上海下车之后,就有人来接你们去酒店,到了香港,也有人直接载你们到落脚的地方,东西你们都不用管。"
孟韦有些讶异:"去香港的事情都是最近才定下来的,你们准备得倒是够快的。"
阿诚看着碧玉领着两个孩子上了前面的车,垂下眼帘:"大哥很早就着人安排了。原本,是为了明台准备的。"
提起明台的名字,孟韦的心...

6 32

「伪装者x北平无战事」脑洞片段(五)

吃过午饭,阿诚回到办公室,午饭的质量不错,有菜有肉的,他看着桌上一盆白莹莹的米饭,想想北平城里那些没米下锅的老百姓,心里升起一股负罪感。
他坐到办公桌前,椅子还没坐热,门玻璃上就映出了一个矮胖的人影,那人推门进来,胳膊下面夹着一个细长的筒子,对阿诚点头哈腰:"阿诚先生。"
阿诚站起来,满面笑容地迎上去:"马局长怎么想起到这儿来了?"
马汉山站在门口,抹着额头上热出的汗,那筒子被他宝贝似的抱在怀里,他抻着脖子往阿诚办公桌后的木门望了望,问道:"明专员在吗?"

从马汉山一进门,阿诚就知道了他的来意:马汉山与五人小组的徐铁英是有交情不假,...

2 13

「伪装者x北平无战事」脑洞片段(四)

明楼进了方宅,作为司机的阿诚就在外面等着。他把车熄了火,从里面出来,靠在车上,百无聊赖地望向院内——从外面看,方宅不算气派,比起明公馆是差多了,但和明公馆修剪整齐的花坛草地不同,方家院子里倒是郁郁葱葱一片青绿,长势随意的草木给这西式的院子添了几分中式庭院的感觉。阿诚往旁边迈了一步,刚好看到草地上种的竹子——"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方步亭留洋多年,但骨子里,却还是带着中国的文人气。
阿诚正望着竹子,就听到身后嗒嗒的脚步声沿着水泥路很快地到了他身边,接着就听到少女清脆的声音:"小哥!"
阿诚朝身侧看了一眼,没看见别人,下一秒,那少女就扑进了他怀里。还好他...

7 49
 
1 / 3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