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Will/Legolas】岸

        Chapter 30

  莱戈拉斯和威尔抬头望着那个海水组成的人形,那巨大的人形也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渐渐的,那人形越缩越小,最后变成了威尔所熟悉的提亚朵玛的模样,踏着水波,向两人走过来——

  “你们大费周章的想见我,为什么?”

  莱戈拉斯按下刀锋,向卡利普索低头行礼:“尊敬的卡利普索,我们来此,无意引动纷争,只是想请求您将威尔的心恢复原状。”

  “哦?”卡利普索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是‘我们’,还是你一个人?”

  “我们。”莱戈拉斯语气坚定,即便现在威尔对一切都无感情,他却无比确信,威尔和他一样,不会轻易放开他们之间的感情,以及他所爱的一切。

  “那……”卡利普索的眼睛在两人之间徘徊,“特纳船长这些年恪尽职守,我愿意给他一个机会。但是——”她摊开手掌,威尔的心脏出现在她的手里,“他真的需要这个吗?”

  威尔的心脏已经全部变成了青黑的礁石,只有心尖上还留有一点红色,在卡利普索手中,那一点红色开始缓慢扩散,与此同时,威尔的脸色忽然变得非常难看。

  恐惧,仇恨,悲伤……这些情绪像是毒蛇一般,紧紧缠绕着威尔,赶不走,甩不脱——

  他记起冲天的火光,母亲撕心裂肺地叫着“威尔!快跑!”

  他记起漫无边际的大海,他与船的残骸一起随水漂流,不知下一刻是生还是死。

  他记起鬼船上父亲手里扬起的皮鞭,呼啸而至,撕碎血肉。

  他记起伊丽莎白苍老的容颜。

  他记起威廉怨恨的双眼。

  他记起,白色沙滩上,殷红的鲜血……

  他不知道卡利普索做了什么,只觉得每一段回忆都如此清晰,痛苦的令人难以承受。

  停下!停下!停下!威尔垂着头,浑身颤抖,他感觉脸上有水滑下,但已经无力分辨那是额上渗出的冷汗,还是无法抑制的眼泪。

  “你真的想要这些吗?”卡利普索的声音仿佛从另一个世界传来,带着十足的诱惑力。

  “我给你一个选择:你可以放弃这些感受,只专心你的职责。或许有一天,会有人继承你的职责。那时候,你就可以到彼岸与你的亲人团聚……”

  “又或者,”卡利普索看着小船上满面泪痕的威尔,收拢了握着心脏的手指,“我可以把这些敢情交还给你,但你的心脏却要被我掌握——你将永远服务于我,永远感受那些已有的,或是未至的痛苦与悲伤……”

  放弃吧,放弃吧,我不想要这些!一个声音在威尔脑海中叫嚣。但是……一个细小的声音反对着,但很快被更多的悲伤痛苦淹没。威尔感觉有人抱住了他,但他无暇理会,他只想让这一切停下来,只要这一切停下来……

  “砰——”

  痛苦停止了。

  盖瑞恩被手枪的后坐力掀翻在地,而卡利普索则惊讶地看着身上多出的弹孔,她愤怒地看向大船上那个正从地上爬起来的小鬼,手臂一抬,一股水柱冲向盖瑞恩,把他打飞出去好远,昏倒在地,吓得老特纳赶紧抱起他逃进了船舱。

  盖瑞恩的打断让威尔恢复了神志,他看清了紧紧抱着他不断呼唤的莱戈拉斯,他从没见过这样的莱戈拉斯:那张俊俏的脸色写满心疼,担忧,和害怕,贴着威尔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

  “威尔……”莱戈拉斯颤声叫着威尔的名字,然后,像还是不安心似的,扳过威尔的脸,吻上了他的嘴唇。

  双唇相贴的一刻,威尔依然有些混沌的头脑霎时清明,他想起了另一些事——

  在每一件痛苦记忆背后,有他和伊丽莎白的两小无猜,有鬼船之上的宣誓相守,还有他和莱戈拉斯的相识,相知,相恋……

  这些,他怎么可能放弃。

  卡利普索愈合了身上的弹孔,又一次转向威尔:“现在,你的选择?”

  威尔上前一步,开口像要说话,却在卡利普索靠近的时候,挥手打落了她手里重新跳动起来的心脏。鲜红的心脏划出一条弧线,落入水中。

  “这,就是我的选择。”

  “我的心永归大海,但——”威尔回头看着莱戈拉斯,“我的灵魂,终于靠岸了。”

  卡利普索惊诧地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手掌,随即对威尔露出了笑容。“你该早几百年出生。”她这样说,话语里有一丝遗憾。

  “感谢您的仁慈,尊敬的卡利普索。”莱戈拉斯单膝跪地,向卡利普索表示感谢,同时飞快地瞥了一眼依然不断试图唤醒汉克的人鱼女王,“如果可以,我斗胆再次向您请求——”

  卡利普索看着悲痛的人鱼女王,可怜的人鱼不断落泪,眼泪一颗颗滴落在汉克的胸口。卡利普索摇了摇头:“人类传说人鱼的眼泪混合不老泉的泉水,能将制成长生不老的灵药,而由我亲手创造的人鱼之王,她的眼泪本就有长生不老,起死回生的效果。可惜,那个人类的寿命早就用尽了,他的生命,不是我能带回的。倒是你——”她眯起眼睛,“你是这个世界的异数,又拥有永恒的生命,如果你愿意把你永恒的时间分给汉克,也许……”

  莱戈拉斯闻言,站起身,问道:“我该怎么做?”

  

  人鱼女王听见莱戈拉斯和卡利普索的对话,眼中燃起一线希望,抱着汉克游到船边。莱戈拉斯依照卡利普索的指点,用刀划破手掌,对着汉克胸前的刀口按了下去——莱戈拉斯感到自己的手像是被紧紧吸住,有什么东西源源不断地汲取着自己的血液,与此同时,汉克苍白的脸开始有了血色,胸膛里竟传出了微弱的心跳。

  莱戈拉斯看着汉克再次有了生命,想将手拿开,但那道伤口像是仍不满足,依然牢牢地吸住不肯放开。一直在一边紧张观察的威尔看见莱戈拉斯异常苍白的脸色,也感觉出不对,抓住他的手腕,用力将两人分开。

  莱戈拉斯脱力的倒在威尔身上,一旁躺着的汉克也有了呼吸,人鱼女王惊喜地跳上小船,险些把船整个掀翻。汉克有些迷茫的睁开眼,看见喜极而泣的人鱼女王,不明所以的伸手擦去了她脸上的眼泪:“别哭啊……”

  人鱼女王抱住汉克,又哭又笑,巨大的鱼尾拍打得小船左摇右晃。她带着汉克跃入水中,又跟想起什么似的,自水里跃出,在莱戈拉斯嘴上亲了一下,便与汉克一起潜入海底。

  卡利普索看着人鱼女王消失的身影,像是一位母亲在看自己幼小的孩子,宠爱,却又有些无奈:“希望她能在他淹死之前意识到他已重新拥有了人类的生命。”

  

  “飞翔的荷兰人号”上的船员放下绳子,将小船拉了上来,威尔和莱戈拉斯执手立在船头,再度感谢卡利普索,但卡利普索却说:“我想,你们还值得我的另一件礼物——”

  “世界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无论是海洋,还是陆地。我想,你们一定乐意亲眼见证这些变革。”卡利普索狡黠地眨眨眼,“我也是。”

———————————————————————————————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还剩下一个小小的尾声,《岸》的正文就正式完结了!不知这个结局大家还满意吗?叶子救了人鱼女王的小情人,获得【人鱼之吻】的永久buff;怪阿姨卡利普索心情大好,送给威尔【允许上岸】的永久buff(反正威尔的心脏在她手里不怕他罢工跑路←其实卡利普索并没有这么好心)

小黑再一次起了关键作用~初生牛犊不怕虎哟~管你海神海怪,欺负叶子爹(?),打你丫的!【其实还是文化差异——小黑不认识卡利普索】

原谅我将最后一个镜头给了卡利普索,因为我不喜欢那种迎着朝阳拥抱亲吻之类标志性的结束画面——永恒的生命意味着讲不完的故事,《岸》的故事说完了,但以后的日子里,威尔和叶子还有许多许多故事……

感慨感谢的话,等我正式完结了再说23333

评论(6)
热度(23)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