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Tauriel/Kili】A Mere Blink

        —四十年—

  陶瑞尔呆在奇力墓边的时间越来越多,因为来拜访她的人越来越少——

  巴林离开了,据说是要兴复摩瑞亚,有人和他一同去了,他们走后,其他矮人来的也少了。最初听说摩瑞亚那边还有信传来,都是好消息,但后来怎样,陶瑞尔就没再听说,毕竟矮人的事和她没什么瓜葛,也不会有人特意告知她。

  雪歌的大女儿嫁人了,生了个男孩,一岁生日的时候还特意请陶瑞尔参加宴会。那是一个很漂亮的男孩,有点他外祖父巴德的样子,看到陶瑞尔就摇摇晃晃地跑过去要抱,一点也不怕生。一旁,生出了皱纹和白发的雪歌笑得一脸慈祥。

  第二年秋天,雪歌的小女儿也嫁人了,只是雪歌没来得及看到——她死在那年初夏的时节。

  

  “奇力,”陶瑞尔把手搭在奇力的墓碑上,“长湖镇的橡树长得很高了——那是那个半身人在孤山之战结束后种下的。不知不觉的,竟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

  “我看着巴德的孩子长大,然后看着他们的孩子长大,然后他们的孩子也有了孩子……”陶瑞尔笑了一下,“忽然有种我也老了的感觉。

  “我经常会想,我们可能拥有的生活——我会看着我的孩子长大,看着你变成个老矮人……想想这样也好,我不会老,你也不会。”

  

———————————————————————————————

  

  孩子们到了开始打扮的年纪,他们的精灵血统也终于给他们带了了困扰——

  

  儿子从学校回来,一头扎进盥洗室,对着镜子拼命地瞧自己的下巴,然后垂头丧气地走出来。

  吃饭的时候,儿子没精打采的用叉子戳着食物,被奇力瞪了一眼之后才把食物送进嘴里,慢腾腾地嚼着,一副食不知味的模样。

  “怎么了?”陶瑞尔问他。

  儿子抬眼看陶瑞尔,又怯怯地瞥了一眼奇力,小声问道:“我到底算矮人还是精灵?”

  没等陶瑞尔想好怎么说明这个问题,奇力先答了一句:“矮人!!”声音之大,差点把两个孩子吓得把刀叉丢出去。

  陶瑞尔嗔怪的瞪了奇力一眼,柔声问儿子:“怎么问起这个问题?”

  “他们说我没胡子,算不上真正的矮人。”儿子愤愤地用叉子“攻击”盘子里的食物,“他们说精灵小子将来没资格继承王位,也没有女矮人会喜欢没毛的精灵……”

  “他们是谁?”陶瑞尔继续问,偷偷冲面色不善的奇力摆了摆手。

  “就是……他们。”儿子嗫嚅。

  “谁?”奇力的脸越来越黑。

  儿子小声说了一个名字,陶瑞尔想了一下,记起来那是丹恩的孙子。

  后来那孩子大概是被他的父亲和祖父教训了一顿,反正儿子再也没提过这件事。

  

  过些日子,女儿回家,怀里抱着一个小包,手里提着把剪子,冲进盥洗室,把门一关,一直呆到晚饭十分才出来。

  陶瑞尔在饭桌上看见女儿,差点吓晕过去——女儿的下巴到鬓角,出现了杂色的胡子!

  女儿还没觉得哪里不对,笑着问陶瑞尔:“好看吗?”

  陶瑞尔有些哭笑不得:那些用动物皮毛粘成的胡子,配着女儿身上矮人的服饰,好像还真的挺搭调的,但是——

  “你这样简直吓死人了!”陶瑞尔说着,蹲下身,把女儿身上的胡子撕下来。

  女儿疼得龇牙咧嘴,又满脸委屈:“女孩们都有胡子,我这样看着怪怪的,叫人笑话。”

  陶瑞尔现在深切的感受到,文化差异真的是个大问题。

  陶瑞尔当然不会让这种问题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她很快就在全家的新衣上加入了飘逸灵动的精灵元素,孩子们本来在矮人中就算高个子,又有着精灵精致的五官,新衣上身更是好看的不得了。学校里的孩子惊艳于他们新潮的装扮,早就忘了先前关于胡子的讨论。

  无论是哪里,王室永远引领着国家的时尚。尽管矮人对精灵存有偏见,从上到下,还是偷偷掀起了一股精灵风潮。有一天,女儿告诉陶瑞尔,她班上的女孩子纷纷刮了胡子……

——————————————————————————————

挤出一章。

依旧是美好的想象和惨淡的现实o(╯□╰)o

  

评论(9)
热度(13)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