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Wigolas】黎明之前(龙骑士AU,龙骑士Will/龙Legolas)

        Chapter 3

  威尔感觉所有人的目光一下汇聚在了他身上,女公爵又在女孩耳边低语,但眼睛却死死盯住他。威尔的脑子飞速运转,尽他所能地回忆着他可能露出的破绽,或是昔日与查理的过节。无论查理接下来要说什么,他都必须找出一个合理的借口。

  “告诉我们,他做了什么?”女孩发问。

  “是,夫人。”查理向女孩和女公爵鞠下一躬,开始叙述他的见闻:“大概是三天前的早上,天刚亮的时候,我出门到井边打水,看到威廉扛着斧头走进树林。我们互道了早安,就像我们平常会做的那样。我以为他只是像往常一样去砍柴,但等他回来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拿回来,甚至连斧子也不见了。我以为他遇到了野兽——尽管我们附近的林子里并没有发现过什么大型的野兽——于是上前询问,但威廉什么都没说,推开我就走掉了。”

  “我想,夫人,威廉也许是在林子里看到了什么,但是——”查理扭头看了威尔一眼,“他大概是过于害怕而不敢说出来。”

  威尔感觉呼吸都要停止了——从林中回来的时候,他仍然处在遇见莱戈拉斯的震惊中,以至于完全忘了拾起被丢在地上的斧子,而见到查理的时候,他脑中思考的只有如何保护自己和莱戈拉斯的安全。没想到,这样一点小小的疏忽,居然变成了致命的威胁。

  “他说得对吗?你真的看到龙了吗?”女孩问,她漂亮的小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完全不知道这是一场怎样危机四伏的问答。

  “不!”威尔不假思索地否认。

  “那你那天为什么没有带回柴火,还丢了斧子?”女孩笑吟吟的,仿佛这样的问答对她来说只是一场游戏。

  “我遇到了野狼。”威尔飞快地编了个故事,“只是一匹孤狼,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它在我往回走的时候扑了上来,如果不是我背上的柴火,它大概就扑在了我的背上,用它的尖牙撕开了我的喉咙。我没命地奔逃,它在我身后追赶,一次次扑上来,有几次,它的爪子甚至抓到了我的背……”说到这里,威尔意识到他的谎言说得太过了,那天他浑身上下根本没有激战奔逃的痕迹,更不要说野狼的抓伤,但话已出口,他只能继续说下去,“我用斧子打它,最后把斧子扔向它,这才在靠近森林边缘的地方摆脱了这狡猾的野兽。”

  威尔祈祷在场没有人注意到他言语中的破绽,但女公爵显然不是容易欺骗的人,她对女孩耳语几句,便听到女孩转头问查理:“你见到他的时候,他是什么样子?有受伤吗?”

  “这……”一句句追问让查理也开始紧张,他抹着额头上渗出的汗,仔细回想半天,摇摇头,“我不记得了。”

  女孩嘟起嘴巴,扭头看身边的女公爵,在得到女公爵的示意之后,她指着威尔,对身边的士兵下令:“去脱掉他的上衣,看看他的背上是不是真的有抓伤,然后我们就知道他讲的是不是实话了。”

        士兵按住他的时候,威尔几乎本能地想要反抗,但是他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可能逃脱。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按跪在地上,但他无暇在意屈辱——他的谎话不会让他的背上凭空出现狼爪的抓痕,也不会让原本便留在那里的伤痕消失。那些旧的伤痕,是他身为龙骑士时,在训练、战斗、以及之后的逃亡中留下的,刀伤、箭痕,这些在寻常人眼中似乎只是普通的伤疤,但经历过战场的士兵不可能认不出。在他们注意到自己身上那些不寻常的伤疤之前,他需要说些什么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要快。

  在士兵撕开他上衣的同时,威尔叫了起来:“抱歉,夫人,我说谎了!”士兵停下了动作,看向女公爵,寻求指令。

  “那就告诉我们实情。”女孩代替女公爵作了回答。

  “我见到了一个女巫。”威尔说,心里默默向即将被他出卖的提雅·朵玛道歉,不过他想这个女巫大概早就远走高飞,无迹可寻了,“在我出门砍柴的前一天夜里,一个黑皮肤女人敲开我家的门,向我讨食物。那时候我以为她只是个普通的旅人,所以我招待了她。她在天亮之前离开了。但第二天,当我去砍柴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她,她在林子里采集草药,嘴里还念念有词——那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个女人是个女巫!”

  “当我意识到前一晚我收留了一个女巫,我恐惧,而且愤怒——我知道国王陛下消灭女巫的法令,也知道收留女巫的严重后果。我想抓住她,因为这样就可以解决潜在的麻烦,但是她看到了我,开始冲我念咒语。我把斧子掷向她,打断了她的咒语,但她躲开了,逃向了树林深处。我畏惧她的魔法,急忙逃回了村子,甚至忘记取回我的斧子。”

  “尊敬的夫人,我绝没有对国王陛下不忠的念头,我说谎只是担心自己会被误会包庇女巫。”威尔抬起头望着女公爵,语气诚恳。

  女公爵对士兵招招手,士兵将威尔押到了马车跟前。女公爵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威尔,绕着他缓缓踱步。威尔努力装出一副怯懦的模样,身子甚至也发起抖来——但那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紧张。即使他从来没与这位大名鼎鼎的女公爵正面交锋,但他清楚地知道她是怎样一位可怕的女人,而他背后的伤痕,此时正袒露在这个女人敏锐的目光之下。

  如果在三天前,他可以毫不犹豫地与戴维的人马拼个鱼死网破,但现在,他不能累莱戈拉斯一起死。可是,要怎么办?威尔无计可施,无法可想。此时此刻,他唯一的希望,居然是提雅·朵玛的预言成真——如果他命定有一场征程,他便不会轻易死在这里。

  女公爵在他的面前站住,即使隔着黑纱和面具,威尔依然能感受到她脸上嘲弄的笑意,他握紧了双拳——硬拼虽然是下策,恐怕却是当下唯一的选择。

  “夫人。”一旁的女孩忽然跑过来,扯扯女公爵的裙子,“贝克特大人马上到。”

  听到贝克特的名字,女公爵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她看了威尔一眼,俯身告知女孩她的判决。女孩清了清嗓子,转向威尔,学着大人的模样板起脸,宣判道:“我想,二十记鞭打会让你认识到自作聪明的代价。”说完,她冲女公爵点了下头,跑进马车里,关上了门。

  威尔跪在地上,双手被绑在了一根栓牲口的木桩上,他的上衣已经被撕烂,挂在他的肩头和腰间,沉重的皮鞭在他结实的脊背上撕开一道道流血的伤口。

  当听到女公爵对他的判决时,威尔几乎要微笑起来——她相信了他的说辞,放他逃过一劫。但呼啸而至的皮鞭很快就打碎了他那一点侥幸和自鸣得意——那太疼了,每一鞭落下,威尔都感觉自己的骨肉四散分离,然后在皮鞭扬起的间隙重新组合起来,以迎接下一轮的蚀骨剧痛。

  疼痛在加剧,在累积。血不断从伤口涌出来,沿着脊背流淌,从皮鞭上飞溅。

  没有什么比这更糟了,威尔想。

  他当然受过相当严重的伤,甚至比现在更严重,但那时候,他在以龙骑士的身份作战。而现在,他像牲口一样被栓泥地里,忍受着无休无止的疼痛和屈辱……他甚至无法集中精神细想这件事——尖锐的疼痛让他无法考。

  这是第几鞭了?他的计数从一开始就被打乱了。

  还剩下几鞭?痛苦似乎要持续到永远。

  

  头脑中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这个感觉……威尔倏然清醒——莱戈拉斯感应到了他的痛苦,他想要救他!

  不,莱戈拉斯,不要过来!威尔用尽全部体力和精力对抗着仿佛要摧毁他神智的酷刑,他要保护莱戈拉斯,他不能让伊丽莎白的命运降临在莱戈拉斯身上。走远些,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的意识逐渐平复,疼痛再次如潮水般涌来,用尽力气的威尔再无力对抗,他眼前一片鲜红,像是血海,即将把他淹死其中。

  “啊——”他终于忍不住惨叫出声。

  疼痛停止了。

  血海消失在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

虐威尔好爽,呵呵呵呵呵呵~~

写这个的时候,我得反复告诉自己:“你不是在写《岸》,这个威尔比较年轻,可以犯低级错误……” OTZ

还有,双更了,快夸我!【想想要虐威尔就打鸡血了】

评论(12)
热度(8)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