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北冥觞&莫寻踪】当时年少

        地门之战时,并不是北冥觞第一次离开海境。自渡江卿这个人族来到海境,又顶着欲星移的面目离开,北冥觞便对海境之外的人世充满兴趣。那时,尚且年轻的皇太子像大多数少年人一样,我行我素,无法无天,居然罔顾海境避世的规矩,偷偷溜到了人世——不过事后想来,能轻易走出海境,大约还是一直关注他动向的欲星移有意为之。

        初入人世,风土人情皆有不同,北冥觞看什么都新鲜,走走逛逛,不知不觉已经远离海境,来到一处山林。海境环境特殊,并无高山密林,山林之地对于从未离开海境的北冥觞,几乎等同传说——步入传说之中,除却兴奋,北冥觞隐隐还有些紧张。加之他抵达之时天色已晚,山中幽暗,穿行山中,北冥觞不由得捏紧了腰间戏珠。
        山中树木丛生,夜色中四处景致皆相仿,北冥觞见山路曲折,不知通往何处,担心迷失方向,便想原路退回,待天亮之后再进山。然而,转身没走出几步,他便发觉有人跟踪。独行山中,还鬼鬼祟祟,非奸即盗!北冥觞这样想着,自腰间摘下戏珠拿在手里,停下脚步,厉声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出来!"
        那人倒是听话,北冥觞话音刚落,就听见身传来脚步声,他趁脚步声未停,手上戏一抛,身子凌空而起,将戏珠踢向跟踪者。
        那人反应也是不慢,抽剑挡回戏珠,紧接着便是一道剑气直取北冥觞。
        北冥觞截住戏珠,闪身急退,险险避过随后而来的剑气。这时,他才借着逐渐黯淡的天光看清那跟踪者:那人与他年岁相若,一身张扬的明黄衣衫,头发高高束起,手执长剑——
        下一瞬间,剑尖已到面前。
        黄衣少年的剑快且凌厉,丝毫不留余地,北冥觞不敢大意,混天拐上手,架住长剑。
        兵刃相接,火花四溅。
        少年回剑再攻,北冥觞凝神应对,你来我往之间,已过数十招。北冥觞此时已心知少年武功在他之上,勉力接招的同时便伺机而退,好不容易拉开两人距离,北冥觞故技重施,一脚将戏珠踢向少年门面,自己借势撤退。好在少年并没追来,任由他一路跑下山去。
        北冥觞夜行了几里的路,才找到一处小店,本来已经关门了的,亏他三言两语把老板娘哄得喜笑颜开,破例放他进来住下了。不过山路上与那黄衣少年一战不敌,还失了戏珠,北冥觞心里不痛快,也没了明日上山游览的兴致,只想着天明之后干脆回家——自己消失太久,恐怕被人发现。
        可也是冤家路窄,第二日一早,北冥觞甫出了店门,就碰上了昨天那个黄衣少年。少年杵在店门口,盯着那早餐的牌子,一脸犹豫,手伸到背后的剑柄上,摸摸剑佩,又放了下来。不过这都不是重点,北冥觞注意的,是自己的戏珠正被少年拎在手里。
        少年也看到了北冥觞,立刻收起了犹豫的表情,双手往身后一背,摆出一副"我是高手"的高冷架势。北冥觞在心里嗤笑一声,可父王送他的戏珠还在少年手里,昨日败在少年手下,现在也拉不下脸讨要,可他也不甘心离开,于是就站在原地看着。
        两个少年人就这么互相瞪着,各怀心思却都不肯开口,直到——
        "咕噜——"黄衣少年的肚子首先打破了沉默。
        少年还维持着那"一代宗师"的姿势,可脸上已经满是尴尬之色。北冥觞憋住没笑出声,开口建议道:"你把戏珠还我,我请你吃饭。"
        那黄衣少年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下面露喜色,把戏珠拿到身前,又立刻藏回身后:"吃过早饭再说。"
        北冥觞斜了他一眼,心说本太子难道还骗你不成,但也顺着少年的意思,走进店里,摸出一颗东珠丢给老板娘,把外头牌子上的早餐一样来了一份。少年盯着桌上的餐点咽了下口水,强作斯文地夹起一个包子,三两口消灭......戏珠被他搁在一边,骨碌碌地向桌上的一点水渍滚过去,北冥觞忙伸手截住,把戏珠系回腰间。
        少年吃饭的速度让北冥觞叹为观止,转眼间,桌上已经多了几个空碗碟,梦虬孙吃饭的速度也不过如此。少年端着碗喝了一口小米粥,看看桌上仅剩的烧饼,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转头问北冥觞:"你昨晚上山是要做什么?"
        "你昨晚跟着我又是做什么?"北冥觞反问。
        "我不是故意跟踪!"少年反驳,"下山路上见你在日暮时分独自上山,感觉可疑——本来就很少有人上山来打扰师尊......"说到这里,少年像是怕泄露什么,立刻闭上了嘴巴。
        听了少年的话,北冥觞有些哭笑不得——他们两人对对方的判断倒是一模一样,又听少年提起师尊,都说"名师出高徒",自己的武艺也是受过海境高手指点的,这位少年的武功犹在自己之上,都说人界卧虎藏龙,当真不假。思及此处,北冥觞顿时对少年口中的师尊来了兴趣,试探着问道:"尊师必是当世高手,可否请教......"
        北冥觞这问话还没说完,忽见少年脸色一变,随即起身,低着头,眼睛却不停地瞄着门外。北冥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门外不知何时多了一位白发银冠的白衣道者。少年绕过桌子,走到道者面前,恭谨地唤了一声:"师尊。"
        看少年的态度,北冥觞想也知道他和自己一样是偷跑出来的,虽然有些想笑,但也将心比心地担心他被师尊责罚。不过与海境那些一本正经的学究先生们不同,眼前的道者虽然散发着先天高人的气势,却并不十分严厉,对偷跑出来的少年,他也只是叹一口气:"不是说了,现在还不是你入世之时。"
        "那要等到何时?"少年不服气地反驳,"修炼武学,为的不就是仗剑江湖,匡扶正义,更何况,师尊你自己也说过,精进武学不能闭门造车,累积经验,方能进步。"
        "哦?"道者笑了一声,"那你此番下山,可有见识?"
        "这——"少年犹豫了一下,余光瞥到了桌边的北冥觞,便飞快地答道,"在山腰便与人切磋一回,见识了新颖的武学。"
        道者看看坐在店里的北冥觞:"可是与内中那位少年人?"
        "是。"少年点头。
        被前辈点到,北冥觞也起身走到门口,拱手见礼:"北冥觞见过前辈。"
        道者打量了北冥觞,看到他眼角的鳞片时,略为讶异地"咦"了一声,但也没多说什么,随后便转向身边少年:"你即一心踏足江湖,我即便带你回去,恐怕你也无法潜心修炼。你既已下山,不如前去替我关注'逆海崇帆'与道门动向——切记,如非万不得已,切勿卷入其中。如遇困难,可往永旭之巅寻我好友倦收天。"
        听见师尊肯放自己闯荡江湖,少年喜上眉梢,连声答应,当即便要雀跃而去。道者无奈地摇头,叫住他,从怀中掏出一个钱袋给他,叮嘱道:"江湖凶险,千万小心。"
        这句话,却是对他和北冥觞两个人说的。
        少年点头称是,欢喜而去,北冥觞也与道者告辞离去。二人结伴沿大路而行,两个自负的少年人凑在一起,吵吵闹闹,倒也有趣。
        可结伴行路,终于还是有分别时刻。这时,北冥觞才意识到,少年知晓他的姓名,他却不知道少年姓甚名谁。待他问时,那少年却傲然一扭头:"待吾名满天下之时,你自会知晓。"

        之后,北冥觞还到过人界多次,没再见过那位少年,也不曾听闻他的消息——他本来就不知少年名姓,想要打听,也无从问起。
        久而久之,便忘却了。

        又过了一些年,再入人世的北冥觞早已不是当初心高气傲的少年,人世风景依然,但在两界经历许多事情,再看旧景,心境却已不同。
        北冥觞信步游走,却看到了一座坟茔,无碑无字,墓前只立着五柄宝剑,权作标记。宝剑历经风雨,却锋芒依旧,一看便知不是凡品,剑主想来也绝非泛泛之辈,奈何江湖凶险,生死无定,最后竟也化作一座无名孤坟,好不凄凉。
        北冥觞在墓前缓下脚步,以示尊重,却发现其中一柄剑十分眼熟,上前细看时,那黄衣少年的形象便跃入脑海——那正是少年的佩剑。
        北冥觞身手触碰那剑的剑柄,那剑的剑身虽未腐朽,剑佩却已风化,被他的衣袖轻轻扫过,当即断了,珠子哗啦啦散了一地,像是少年碎落尘埃的江湖梦。

        旧识重逢,一个日渐成熟,一个却永远都是当时心比天高的张扬少年了。

        北冥觞凝视着少年的佩剑,叹息一声,从袖中取出久未佩过的戏珠,挂在了少年的剑柄上。
        可惜,到最后,他依然不知少年姓名。

        "找到你了!"
        熟悉的声音在背后炸开,北冥觞回首微笑:"国相找人的速度愈发快了。"
        "看到鬼!"梦虬孙把洞庭韬光扛在肩上,愤愤地看着北冥觞,"也不知道是谁的错!"他侧头看看北冥觞身后的坟墓,问道:"这是你的故人?"
        北冥觞想了一下,点头,又摇头:"算不上故人,一面之缘而已。"
        梦虬孙"哦"了一声,也没兴趣深究,转着脑袋左看右看,最后忍不住问北冥觞:"飞渊那丫头呢?"
        北冥觞咳了一声,纠正道:"现在你该称王后......嗯?她难道不在王宫?"

        "看!到!鬼!"

        「完」

「跨剧组,但并不是拉郎,两人只是一面之缘而已。莫寻踪虽然只是个小角色,我却真的很喜欢他,这孩子虽然冲动,但是心怀正义,如果成长起来也是正道栋梁——可惜,霹雳的江湖没有成长的机会。莫寻踪之死,让我难过得受不了,硬撑了两集就彻底出坑了。后来,在北冥觞身上,依稀看见了莫寻踪的影子——同样心高气傲的少年,也同样因此犯错。但这一次,感谢编剧,北冥觞还有成长的机会。现在,我无比期待北冥觞成长,重回太子之位,这其中,多少也为了莫寻踪给我留下的遗憾。结局是我对海境故事的期望,我坚信,觞儿,飞渊,梦虬孙,以及整个海境,都会走向一个圆满的结局,师相的梦想也必会实现。不过梦虬孙可以为相,但我认为,师相一职,为欲星移重设,大概也只有欲星移可以担任。」

评论(2)
热度(11)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