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胡乱写的只言片语(二)

【和之前的有连续……手机不会弄链接,前文在我主页找吧】

第二个是道域人,剑无极未曾见过几次,俏如来放弃他的原由更是无从得知。不过,俏如来离开前,请无心以术法封去了他的记忆,还留了极凶险的后手——记忆解封之刻,便是他命丧之时。
剑无极不想指责俏如来绝情——雁王虽不曾如愿毁了俏如来,却仍在他心里埋下了恐惧。

临走之前,剑无极去找那孩子,要她无论如何,都不可怀疑她的师尊。
“我没你那么聪明,与你的师尊相识多年,却甚至不如你更明白他。但是,只一样我是确信的——你的师尊,绝不会做恶,所以,我虽看不懂他,却愿意一直相信他。我希望,你也同样。”
那孩子尚不知血之禁印的传承,对剑无极突然的一席话并不十分明白,可见他说的认真,也认真点头:“我自然一直信任师尊。”
“希望你一直记得这句话。我这一去不知多久,如果我回来,知道你做出什么对俏如来不利的事情……”
话没说完,突然顿住,剑无极暗笑自己几时像那个人一般无聊,竟无端威胁一个后辈。更何况,若自己的三言两语,能抵得过他的算计,俏如来就不是俏如来了。
思及此处,伸向剑柄的手转了方向,在那女孩肩上一拍。剑无极轻叹一声,不等她再多作保证,转身离去。


帷幔后面传来一阵怪笑,出云拉开帷幔,原来后面是一处神龛,但上面供奉的并非神佛,而是一尊将近真人大小的木偶。那木偶的脸被涂得惨白,身上披着纸做的衣裳,幽微的烛光照到它身上,更显得它仿佛是幽冥地府的产物。
“鬼夜丸。”出云唤那木偶。
只见木偶的双眼倏然睁开,慢慢抬起头来,伸了个懒腰,带动纸衣哗啦啦的响。他把手伸到跟前,活动一下十根手指,开口当真是鬼夜丸的声音:“这个身体更加精细了。”
“若你没把上一个身躯弄坏,我才懒得费神找工匠替你做新的身体。你也知道,更换身体有多么费神。”
“若你嫌麻烦,不换就好了。”鬼夜丸摇摇晃晃的从神龛上爬下来,在地上走了几步,“做人的时候像鬼一样,做鬼之后,反倒是越来越像人了。”

当年,祭司留下的结界因天宫伊织不肯继续修炼禁术而被攻破,鬼夜丸对此一直耿耿于怀,不愿恩师多年研究修炼的成果就此断绝,也不愿当日之事再度重演,竟瞒着西剑流众人,继续修习禁术,以至于容貌愈发狰狞可怖,如活鬼一般。而禁术练至高层,必须每日饮稚子之血,即便鬼夜丸做得隐秘,终是逃不过流主与军师的法眼。
残害幼儿,罪不容恕,但一路风雨同舟,生死与共的同志,如何舍得。鬼夜丸也不欲使众人为难,在公审当日,自尽谢罪。
鬼夜丸死得极惨——经脉寸断,浑身的骨头尽数破体而出,血淋淋的看不出人形,饶是见惯杀伐的赤羽军师,见之也不由得色变。
其中原因,只有出云一人知晓:鬼夜丸拜托他,在他身死之后,取其骨其血,以阴阳术封存其魂魄,让他能以鬼身存留人世,守护西剑流。

【本来就是发泄段子,没什么逻辑……一直莫名喜欢鬼夜丸,又想起以前废弃的设定里夜叉瞳是出云召唤的鬼女……】
【等写多了再整理成文吧】

评论
热度(5)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