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御

【北冥异】异儿

【北冥异】

“异儿。”
那个被他叫了十七年母妃的女人,依旧这样亲昵地唤他。
“婷妃娘娘。”
他在唇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以这样疏离的称呼回应。

婷妃叹了口气,跪坐在大牢冰凉的石板地上,打开食盒,把内中的饭菜一样一样透过铁栅的间隙,推到他面前——一样不错,俱是他爱吃的菜肴。
他低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婷妃的动作,言语间讥诮更甚:“这算什么?断头饭?或是北冥封宇派你来向我展示他最后的仁慈?”
“何必这样极端呢……”婷妃取出一只酒壶,两个酒盅,倒满一盅酒,仰起脸,举手递给他,“十七年母子,母妃与你,却不曾在一起饮酒说话。”
他有些意外,因为婷妃不饮酒,从前除了筵席之上,婷妃也几乎不准他饮酒,以前皇兄拉他喝酒,总要瞒着婷妃——后来他听说北冥无痕好酒,心里猜想,这大概就是原因了。
他从婷妃手上取过酒盅,在她对面跪坐下来,仰头把酒喝尽了,放下酒盅,冷淡地看着她:“酒喝了,你要说什么就快说吧。”
婷妃笑了,拾起筷子,像平常一样给他夹菜:“其实,你的父王……”
“说他的话,你可以走了。”
婷妃动作一滞,放下筷子,又替他倒了酒,温柔地笑笑:“那我们不说他,说你的母亲吧。”
“你知道我的母亲?”他睁大了双眼,急切询问——关于他的父亲,他知道的很多,可他关于他的母亲,他几乎一无所知。
“知道。”婷妃回答,却不急着继续,低头给自己的酒盅里倒上酒,“先陪母妃喝一杯吧。”
他不假思索地一饮而尽,但婷妃饮得很慢,她蹙着眉,显然不喜欢酒味,却仍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把整杯酒喝完,这才继续开口,像小时候给他讲故事似的,叙述十七年前的事……

他看着婷妃的双唇一张一合,听着十七年前那段陌生的故事,脑中闪现的却是这十七年里的一幕一幕:他的父王,他的母妃,他的兄弟……
“你骗我。”他抓起酒壶,给自己倒酒,一气灌下三杯之后,才终于止住了颤抖,“事到如今,你们还想骗我……”
母妃伸出手,轻轻抚摸过他的脸,他才惊觉自己正在流泪。
“好异儿,”母妃微笑,暗红的鲜血从她口中不断流出,“事到如今,母妃怎么舍得骗你,其实你本来,什么都有了……”
心里仿佛针扎似的疼痛,那疼痛蔓延开来,侵入四肢百骸,疼得他没法保持跪坐的姿态,瘫软的向前倾倒——隔着冰凉的铁栅,落进母妃温柔的怀抱。
母妃拥着他,微凉的手覆上他的双眼:“异儿乖,母妃在这里。”
同样的话语,依然能让他像儿时一样安下心来,疼痛淡去,他恬睡在母妃怀里——这是这些年里,他睡得最安稳的一次。


【完】

评论
热度(5)

© 白锦御 | Powered by LOFTER